紧张“抢位”快速值机 “中国,谢谢!”

2019-04-02 17:17:59 来源:羊城晚报

瑞典来访学生因机票出现问题焦急等待中 图片由当事人提供

羊城晚报记者 刘云


瑞典林雪平市波奇利尔斯学校的18名师生近日来到广州,与姊妹学校——执信中学的同学们进行友好互访。3月28日晚,依依惜别之际,其中的8名瑞典师生却突然发现,订好的机票竟然没有座位,此时距离起飞仅剩2小时05分……

距离起飞:2小时05分

有票号却无座位

3月28日,时针指向北京时间21时30分,距离飞机起飞还有2小时35分。导游陈文昊提醒大家,该去柜台办理值机了。

老师Niklas第一个来到值机柜台前,但值机员说:“抱歉,先生,查不到您的座位信息。”Niklas说:“请再仔细找一找。我们乘坐的CZ307是荷兰航空由南航执飞的航班,共享代码是KL4300。”约摸1分钟后,值机员抬起头轻轻地摇了摇:“还是没有找到,对不起,没有办法为您办理值机。”

接下来,David、Aron、Sofia和Edvin以及另外3个瑞典孩子都被告知找不到乘客信息……“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有订票票号。”Niklas费解地问。

值机员耐心地告诉他,电脑读取不到订座编码,可能是国际航班预订出现了问题,需要与订票旅行社、出票的国外航空公司联系。

Niklas立即拨通瑞典方面的代理人电话,希望她能与航空公司交涉。但代理人在沟通之后回电:航空公司的回复是“电脑出现故障,无法提供任何帮助”。另一位老师Magnus与出票航空公司进行沟通,同样也没能解决。

这时,距离航班起飞只剩2小时05分!

距离起飞:1小时35分

只能选择“候补”

看着另外10位学生和老师顺利办理值机手续并通往安检口,7个孩子有些焦急。

陪同儿子送行瑞典师生的徐爸爸获悉此事后,拉着Niklas和导游一起,来到P岛01值班台。南航王君然正好当值。

听完Niklas焦急地讲述刚刚发生的情景,看到Niklas递上的机票订票号,王君然大概明白了:依据机票号074的开头,证明这是荷兰航空公司售卖的票。一张正常机票是由订座编码和机票号组成,8位瑞典籍旅客只持有机票号却没有订座编码,说明出票航空公司没有帮助旅客订位成功。

然而,当时该航班的值机信息显示:瑞典旅客所要乘坐的CZ307航班全满,所有座位都有对应乘客。

考虑到瑞典旅客持有的是3月29日当天机票,如果改签,产生费用不说,也难确保第二天或此后的航班一定有空余座位。而且这个航班还要经停阿姆斯特丹,如果影响到签证时间,孩子返程回家的路就更曲折了。

“我能想到解决此事的办法只有一个:候补。”据徐爸爸向记者回忆,王君然当时对他们说:“我一定尽最大可能帮你们。但我不敢保证百分百成功。如果帮不到,也请理解。”

距离起飞:75分钟

执信师生积极帮助

的确,候补座位有没有,谁能走,谁不能走,无法预测,全靠运气。

Niklas走回孩子们当中,告诉7位学生:或许有机会,但不敢确保一定有。

离家十数天、急着想回家的女生Sofia,突然绷不住,哭了。她知道,在国外,遇到这样的事就意味着很可能走不了。送行的执信中学的学生纷纷安慰着瑞典的伙伴,执信接待家庭群里的家长也陆续知道了消息,“如果需要配合,家长随时听令!我们可以去机场,将孩子们接回家。”虽然只有短短10多天的相处,广州执信中学的这群家长们早已将瑞典的孩子视为自己家的孩子。

就在家长群热烈讨论之际,负责本次中瑞交流活动的执信中学教师钱丽也在积极与各方沟通。

“当导游将情况告知我的时候,我马上向校领导汇报。校领导马上表示,立即与周边酒店联系,为无法登机的孩子预订酒店,所有应急事务产生的费用由学校承担!”钱丽在电话里这样告诉记者。

距离起飞:45分钟

5分钟办理8人手续

距离截止办理登机手续只剩10分钟左右时,一直在值机柜台前紧盯航班旅客信息的王君然发现:有4位天津到广州转乘乘客的航班晚点,还有7位订票旅客没有来机场办理值机手续。他马上告诉一直等候消息的三位男士:“有座位空出来了!”

陈文昊跑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等候的瑞典孩子,孩子们忍不住击掌庆祝了起来!

值机员王晓丽以最快速度输入8位师生的身份信息,锁定座位。23时15分,8个座位全部出票!

“那就是和时间赛跑!” 当了4年导游的陈文昊告诉记者——

为了节约时间,两位值机员彭靓和方秋纯快速为瑞典师生办理行李托运手续,原本一个人需要5分钟的手续,变成“5分钟完成了8个人的办理程序”。

王君然直接把Niklas和7位学生送到安检口,边检当值人员吴晓燕安排好师生快速通关。

就在进入安检口的前一秒,Niklas将手放心口,向着每一位提供力所能及帮助的中国朋友深深鞠了一躬。

23时47分,登机口工作人员向王君然发出信息:8位瑞典朋友已安全登机。这一消息通过微信传递给学校和家长时,所有人都长长舒了一口气。

3月29日23时53分,陈文昊的手机收到Niklas发来的信息:所有人都安抵瑞典,累并快乐着。

3月30日,记者通过陈文昊与Niklas取得联系。他说,出票航空公司只责怪电脑系统,但在中国,航空公司以及机场工作人员、导游、同学、家长以及学校老师,每个人都为他们提供帮助,“中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