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医生描述自己在急诊等待17小时的就医经历

2019-11-28 07:58:23 来源:北欧模式Arwen

自从上一次瑞典前财政部长上报纸写读者来信控诉他在瑞典医院的经历之后(瑞典前财政部长因医疗失误导致中风后上报纸讨说法),又有一名瑞典医生在报纸上发表了如下一封控诉信。


原文:https://www.dn.se/asikt/akuten-pa-sodersjukhuset-liknar-en-krigszon/


瑞典有句话:“你必须首先是健康的,才能有精力去看病”(Man måste vara frisk för att orka vara sjuk)。当我某日被迫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最大的一家急诊医院--南方医院(Södersjukhuset)去看病的时候,才更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讽刺意义。


下面是我某个星期二去急诊的就医流程:


845:因为急性腹痛在急诊挂号

854:被抽血(小编注:瑞典很多急诊在分诊的时候就会直接由护士按照标准流程进行抽血检查一些血液指标,这样医生在见到病人之后可以更快更准确的判断病人的病情。

1311:见到医生,医生开了腹部CT的单子

1500:去影像科拍腹部CT

1530:拍完CT之后回到急诊

1723:再次见到医生,做出住院决定

次日凌晨125:来到病房

我在急诊呆了将近17个小时,这些时间里只有不到1小时是和医生交流或者做检查的时间。


在医生决定了我需要住院之后,我在医院的楼道中,躺在下图这样的担架上,等了整整8个小时。担架的防水面料已经大面积破损。连一个床单或者垫纸都没有给我。



当然,在同样条件下等候的不仅仅是我一个。急诊室里面挤满了人。连上厕所都很困难,因为需要排很长的队。作为病人,我上厕所的时候必须把我的外套,钱包,手机这些东西都随身带着,防止丢失,还需要同时举着我的静脉输液袋。


过道里有很多年老的,脑袋并不是不清楚,护理需求很大的病人。一个病人不停的喊:“帮帮我!帮帮我!”另一个病人从担架上滚了下来摔到了地上。第三个一个劲的询问什么时候发饭。这些病人也在等待病房的床位吗?


我看到了很多辛苦工作的医护人员。他们都记不住每个病人躺在那里,但被迫从一个病人身边跑到另一个病人身边。他们一般会避免和病人发生目光接触,因为这样有可能就会出现新的工作内容。整个急诊室跟一个战场一样。


急诊室的这个状态让病人和医护人员都身心疲惫,也必然增加医疗花费。当这么多的时间都被用于单纯的“等待”的时候,应该是系统出了问题。我想知道急诊的护士花多少时间去做本来应该是在病房里完成的工作。


斯德哥尔摩省的政府官员和政治家们估计很少需要在急诊过道的担架上躺太长的时间,但依然应该考虑下以下几个问题:


-         在急诊单纯等病房床位等8个小时合理吗?

-         我们医院的床位够用吗?

-         我们有足够的工作人员来协调仅有的空床位吗?

-         还是这是一个医疗体系的问题?


小编注:与此同时,斯德哥尔摩省的三大公立急诊医院,卡罗林斯卡医院(Karolinska sjukhuset),丹德瑞(Danderyd sjukhuset)和南方医院(Södersjukhuset)同时发布新闻要在进行大面积的裁员。卡罗林斯卡医院裁员数量最大,250名医生和350名护工。南方医院裁25名医生,50名护工和25名行政工作者。丹德瑞医院表示要裁100名员工,但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些工种。斯德哥尔摩省的私立急诊医院目前只有St Göran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