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瑞典市政去年停车费收入24亿瑞典克朗看土地政策

2019-11-25 08:00:17 来源:北欧模式Arwen

根据瑞典媒体的报道,瑞典市政去年停车费收入了24亿瑞典克朗。相比于2014年,这个数值增长了50%


然而真实的停车费可能比这个数量还要大些,因为并不是瑞典所有的地方市政都能说清楚他们到底收了多少停车费(依稀闻到了贪污的味道)。

 

其中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于斯德哥尔摩,去年斯京市政一共了8亿多克朗。



一位绿党的议员表示,“这是一大笔钱,但是收停车费的目的是规范停车秩序。我们知道我们需要收这么多钱来确保这会对车主的行为产生影响。”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市政都收停车费,在调查到的292个市政府中,只有89个表示他们收停车费。

 

话说笔者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在北京或者类似的城市的中心附近拥有一个停车场,这几乎是一个毫无风险的生意。甚至连雇人都不用,现在基本上好点的停车场都已经无人值守了,大家只需要用支付宝支付一下自己的车费就可以自动出场。

 

这其实也说明了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资料,这句话的正确。在一个土地私有的社会里,政府除了收税没有太多的办法限制阶级固化这种事。于是马太效应明显。


因此中国规定了土地使用权的年限,以避免过度的阶级固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70年是土地使用权,而不是产权,产权也是永久的,很多人每次说起来就说中国的房子只能住70年云云,但是忽略了收房产税的国家比如说美国,其实2030年房子就会重新买一遍。而且对于多数地上建筑来说,相比于土地价值而言,物权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

 

那么到了土地使用权的年限怎么样呢,虽然现在我们很少见到这种情况,貌似之前温州出现过土地使用权到期的情况,直接就续了的样子。

 

正常来讲,如果土地使用权到了,国家有权力给你一笔拆迁费,然后让你搬走,或者重新在另一个地方给你一个停车场。换句话说,并不能永久的让你享用这台印钞机。

 

治大国若烹小鲜,诚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