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维尔纽斯幼儿园生活有感

2019-04-19 18:14:01 来源:夏凡

朝花夕拾——维尔纽斯幼儿园生活有感


原创:夏凡,编辑:孙德礼


写于2019年4月18日,立陶宛维尔纽斯市


今天是2019年4月18日,是熙熙正式开启幼儿园生活的第三个星期。熙熙出生于立陶宛的首都维尔纽斯市(Vilnius),到今年5月将满3周岁。维尔纽斯翻译过来其实为多雨的城市,但熙熙出生的5月却是维尔纽斯逐渐步入阳光灿烂的开始。正如熙熙入园的时节,同样的万物复苏,春光明媚!


本着第一年上幼儿园吃饱、喝好、不生病和学习立陶宛语的原则,熙爸从网上搜索到了这所离我们所住公寓最近的立陶宛语幼儿园。很快幼儿园园长发来邀请,我们可以带着熙熙参观幼儿园。鉴于之前在国内生活,对国内幼儿园的设施结构也算略知一二。国内幼儿园多是半开放式现代风格的建筑结构,标志着明显LOGO的教学楼,绿色植被铺陈的操场,幼儿园必备的滑梯、秋千等设施,使人们一眼望去便可窥知这是一所幼儿园。以至于,当我有机会站在立陶宛幼儿园门口时,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所幼儿园。一扇铁栅栏门将一所水泥与木质混合建筑的二层小楼与外界隔开,两条砖质小路曲径通幽处与左右后院连接。进入后院内,倒是一片赫然开朗。左院内临角而居一座深棕色的木质凉亭,底下散落着儿童玩耍用的翘板、滑车等到玩具。临亭处栽种了一排绿松,根茎笔直,盈盈绿意。拾阶而上,一架儿童卡通滑梯映入眼帘。右院围墙处搭置了一木质平顶仓库,身旁的空地上立着滑梯和跷跷板。几颗不知名的树木,毗邻而居,由于尚在早春,还未见发芽茂盛。造型古朴的树上挂了些许摇摇欲坠的由各色钥匙拼成的风铃,风一过,串上的钥匙便簌簌作响。如果不是早知这是幼儿园,我倒觉得这更像是一所私家庭院,置身其中,颇有“小园香径独徘徊”的感觉。


当天,接待我们的是幼儿园的园长,是个约莫40岁左右的立陶宛妇人,其衣着大方,谈吐优雅。跟随着她,我们便可以进入幼儿园教学楼内。该教学楼分两层,第1层可接纳2-4周岁的孩子,第2层则接纳4-5周岁的孩子。将满3周岁的熙熙,自然份属第1层。推开教学楼的双层木质大门,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为孩子们准备的幼儿洗手间:标有小朋友名字的小毛巾一字排开在小洗手盆上方,小马桶隐藏在帘子后面,右侧的柜子上整齐地摆放着各色小盆子。顺着走廊往里走,左手边的屋子是衣物、鞋子和用品等放置间,16个独立柜子门上贴有不同小朋友的名字。走廊的尽头便是正式的教学间,教学间是个套间,包括2个活动室、1个睡觉间和1个厨房。一边参观教学间,园长一边跟我们介绍幼儿园的情况。这所幼儿园属于立陶宛私立幼儿园,小班最多可容纳16位小朋友,3位教学老师,1位音乐老师和1位保育员,并且每周都有其固定的生活、休闲和学习作息表。园长说:“我们幼儿园的管理宗旨是每个孩子都有其特有的个性,我们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释放孩子们的天性,以快乐为本,不拘泥也不放任”。当天,我和熙爸还有幸观摩了一节音乐课,立陶宛孩子们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同样感染着熙熙小朋友,与之加入,一起翩翩起舞。跟随着时而沉静,时而欢快的音乐节奏,孩子们唱歌、跳舞、拉手、转圈圈,不知不觉竟已然到了午饭时间……。经过如此一番了解,我和熙爸当下便决定,选择这所幼儿园作为熙熙的启蒙幼儿园。


既然幼儿园已经敲定,接下来便是入园准备。这所幼儿园有着非常人性化的管理,新入园的小朋友可以在家长的陪伴下,提前适应园内生活。如此,我便也有幸,观摩了3天的幼儿园生活。而到了第4天,我决定悄悄地离开熙熙的视线,躲到隔壁房间观察她的反应。果然,不到一刻钟,就听到熙熙小朋友大声哭泣,并自语着“找不到妈妈了,找不到妈妈了……”。一时之间,我竟不知是过去拥抱安抚她,还是狠心不去理睬她!正在焦灼犹豫之际,老师们第一时间找到了我,与我沟通,解释这是每个小朋友第一次入园的正常反应;并建议我暂时离开,相信她们完全可以安抚熙熙。我惴惴不安地离开了教室,但也不敢走得太远,只得在园外不停徘徊;并想从幼儿园的栅栏门空隙中,观察熙熙的状态,但显然,这些都是徒劳的。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光景,手机滴滴声提示老师发来了信息:“一切安好,熙熙已不再哭闹,并自顾自地吃上了苹果”。我的女儿,即将满3周岁的熙熙小朋友,终究还是勇敢地迈出了她人生的第一步,离开父母,独立自处!自此之后,熙熙入园的情况,越来越好,对园内生活也渐入佳境;偶有哭闹,也自有老师们拥抱安抚。而她也在老师们的耐心帮助下,学会了使用小洗手盆,小马桶和小床等生活设施。从掌握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如吃饭、喝水、洗手和上厕所,到与老师和小朋友们自由沟通,互助互爱……。


而立陶宛幼儿园老师们对待孩子们的爱心、耐心,张弛有度,更是令我为之动容。熙熙来自中国,有着喝温水的习惯,而园内多准备的是冷水(适合立陶宛小朋友体质);为此,老师们特意给熙熙准备了温水或是时刻将熙熙自带的小保温壶给她。熙熙吃饭少而慢,不专心是常态,往往别的小朋友都吃完了,她还没吃完三分之一;对此,老师们特意将她的碗筷多留置一会儿。考虑到目前,熙熙只会讲汉语和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交流上可能会有诸多不便;老师还特意让我填写了熙熙的日常生活、喜好厌恶和身体状况等情况表。例如“XuXu”的发音即为要小便,“GaoGao”的发音表示需要皮肤乳液等。其中,尤有一目,让我倍感印象深刻。初入园时,熙熙常不时哭闹,疲累后便躺在一位年长的老师腿上闭目养神,或20分钟或半个小时;此时,这位年长的老师总是会拥抱安慰她,温柔之态,优似母亲。以至于,每天清晨入园,熙熙总会用不准确的立陶宛语呢喃着这位老师的名字,看到她,便会情不自禁地拥抱上去……。我想,对于这些幼儿园老师来说,她们不单单是热爱幼师这份职业,更重要的是她们有着一颗真挚的、关爱孩子的内心。而这样的老师,对一个年仅3岁,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身自处于一个陌生环境的孩子;在给予他们乐观、自信和建立信任感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清晨,望着熙熙转身入园时小小的坚强背影,懵然间,竟忆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一句话:“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其实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旅程”。我们都会在旅行中成长,有欢笑,有泪水,有清醒,有迷惘,有人在旅程中不断赶路,有人在旅程中迷恋风景…...。岁月就是这样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争不过朝夕,却也始终念着往昔。而长大后的我们,偶尔也能从模糊的记忆中,拼凑出彼时孩童时稚嫩的欢愉与父母殷切期盼的眼眸…..。泛白的记忆碎片,逐渐清晰地在脑海中汇集成歌,仿佛轻声吟唱着:“执子之手,与子与归;朝花夕拾,莫失莫忘……。


图1 幼儿园大门


图2 左院一角


图3 幼儿园右院


图4 室内花草

图5 幼儿园日常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