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多名瑞典专家联名上书 要求政府采取严厉措施应对疫情

2020-03-30 22:42:44 来源:

英国《卫报》网站3月30日刊登题为《瑞典人对疫情坦然淡定的态度开始动摇,有人大喊“他们正在把我们引向灾难”》的文章,作者是德里克·罗伯逊。文章认为,尽管目前瑞典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受到很大的影响,但瑞典国内已经出现了一些担忧政府应对疫情措施不力的声音。文章编译如下:

厄勒海峡大桥是连接瑞典马尔默市和丹麦哥本哈根市的工程奇迹,每天客流量通常达到7万人次。这座大桥如今变得异常安静。丹麦因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封锁状态,也实施了严格的边境控制。瑞典境内的厄勒海峡大桥仍然开放,但可以理解的是,没有多少人选择上桥。

如今在瑞典的生活感觉很不真实。我在本地的咖啡馆里办公,怀着恐惧的心情浏览推特,看到许多视频片段记录了废弃城市的景象,以及在意大利运送死者的军用卡车。

在户外,情侣们在春天的阳光下手挽手漫步,马尔默的咖啡馆露台生意兴隆。上周末,人们在锡巴普的海滩和周围的绿地上举行了野餐和烧烤活动;毗邻的滑板公园和游乐场挤满了人。没有人戴口罩。

这场全球性的大流行病令欧洲经济陷入封闭状态,迫使整个欧洲大陆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待在家中。但在瑞典,学校、健身房和(库存充足的)商店仍然开放,边境也是如此。酒吧和餐馆继续营业,火车和公共汽车仍载着乘客穿梭于全国各地。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去看电影。

瑞典人被建议采取多项预防措施,包括不举行50人以上的集会(27日由500人修改为50人),70岁以上的老人以及病人避免社会接触,尽量在家办公,仅酒吧和餐馆提供餐桌服务。这些措施似乎缓解了瑞典公众对意大利和西班牙医院令人震惊的画面可能在国内出现的担忧。

总理斯特凡·勒文敦促瑞典人“像成年人一样”行事,不要散布“恐慌或谣言”。

不过,瑞典科学界和医学界许多人开始感到恐慌。上周,2000多名医生、科学家和教授——包括诺贝尔基金会主席卡尔-亨里克·赫尔丁——联名上书呼吁政府采取更严厉的疫情控制措施。卡罗琳医学院病毒免疫学研究员塞西利娅·瑟德贝里-瑙克勒说:“我们检测、追踪和隔离的人数还不够,我们任由病毒传播。他们正在把我们引向灾难。”

这句话言辞激烈,然而坦然淡定是这里的一种生活方式,不慌不忙也是如此。在瑞典,高效、透明的公共管理已有300年的历史,公众对专家和政府官员的信任度很高,这让公众倾向于相信他们所听到的话以及发号施令的人会把自己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

50岁的罗伯特·安德松在斯德哥尔摩市瑟德马尔姆担任信息技术行业供应商管理,他说:“我相信与政府合作的医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我想我们已尽可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媒体引发的‘歇斯底里’的情绪远比病毒本身更危险。”

30岁的西蒙·斯特兰德是斯德哥尔摩市厄斯特马尔姆的一名商务顾问,他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说:“没有理由认为当局不关注这个问题。”

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蒂格内尔负责领导政府应对疫情的工作,他主张采取一种缓疫策略:让新冠病毒在不压垮医疗体系的情况下缓慢传播,而不采取严厉的限制措施。不要把这种策略称为“群体免疫”,蒂格内尔和瑞典当局坚决拒绝使用这个词。

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瑞典人期望公众人物确保透明度和问责制。由于瑞典疫情应对措施所遭到的批评与日俱增,当被问及如何看待不断加剧的担忧时,蒂格内尔的语气略带恼怒,他厌倦了重复众所周知的事情。鉴于最近斯德哥尔摩的病例数量激增,他呼吁在全市范围内实施隔离。瑞典3月30日表示,该国有3700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和110例死亡病例。

蒂格内尔说:“是的,感染人数有所增加,但疫情目前还没造成创伤。当然,我们正进入这次大流行的一个阶段,在未来几周,我们将看到更多病例,更多患者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但这与其他任何国家一样,没有哪个地方能显著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

瑞典的欧盟邻国——丹麦、芬兰和挪威——数周前接受了封锁策略,关闭了学校、工作场所和边境。蒂格内尔说:“这种方法的问题在于你消耗了整个系统。你无法连续几个月保持封锁状态,这是不可能的。”

但这种情况可能无法避免。瑟德贝里-瑙克勒说:“政府认为他们无法控制疫情,所以决定让人们去死。他们不想采纳向他们提供的科学数据。他们盲目地信任公共卫生局,但他们掌握的数据不可靠,甚至令人尴尬。”

他还说:“我们看到的迹象是,瑞典病例加倍的速度比意大利快,斯德哥尔摩将很快出现重症监护病房严重不足的情况,他们不明白到那时才采取行动将为时已晚。所有这一切都非常危险。”

蒂格内尔不重视这种批评,他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现阶段多做一些事情会产生任何影响。最好是在非常特定的时间内采取严厉的措施,并尽可能缩短实行这些措施的时间。”

他还表示,尽管人们一直在重新评估形势,但瑞典已控制住危机。“我们认为已经采取了最重要的措施。当然,我们可能不得不做更多事情,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眼下,瑞典人似乎相信他,他们照常完成日常事务,思考着是否——而不是何时——会走到那个地步。蒂格内尔和政府已经确定了他们的路线,虽然难以怀疑他们的诚意,但瑞典的应对措施很难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努力保持一致。也许其他瑞典人私下里也有同感,但他们目前还不愿意表达这种担忧。(编译/黎广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