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霉素治愈的第一个病人

2020-04-06 17:55:52 来源:徐晓军



(徐晓军)今天斯德哥尔摩新增加确诊127 例 死亡增加 52 例,重症监护人数179人。新增确诊人数继续下降,死亡人数是统计是滞后的,效应也是滞后的,下面两三周医院的压力还会继续增加,老安今天在记者会上提到,他们按意大利伦巴第的数据做了最新的模型,瑞典的普通和重症病床数都是够用的,Vi klarar av det! 老安还认为斯京的新感染率上周末应该已过高峰,顺带的效应是今年的流感和冬季呕吐症都嘎然而止。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医学科学的现在的发展已经不能按照老的模式来想象,估计新冠病毒的疫苗和有效药物也会很快问世,如同当年青霉素的发现,把人类从细菌感染的魔障中解救出来,改变了医学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的进程。


有趣的是,青霉素在进入临床使用时,没有过我们常说的一期,二期,三期,随机对照,双盲临床试验这些程序,用当时的医生的话就是,效果实在是太明显了! 世界上第一个接受青霉素治疗的是英国牛津的一个警察 Albert Alexander, 他由于脸上的一个伤口引起了败血症,处在濒死的边缘,已经失去了一个眼睛,高烧,肺部感染,头上全是溃烂,1941年2月12日 他接受了 200毫克青霉素,然后每三小时 300毫克,第二天,他就退烧,开始吃饭,他的伤口也开始愈合,唯一可惜的是青霉素从体内排出的太快,化学家们不能及时提取,每天Alexander的医生都要把他的尿液收集起来,从中回收药物。即使这样,五天后药完全用完,病人感染复发,最终去世了。


1942年3月14日, 在美国康涅狄格纽黑文的一家医院里,33岁的Anne Miller 因为链球菌感染引起的败血症已经住院一个月,也是奄奄一息,群医束手的状态,一个同时住院的病人说,嘿,我知道有几个英国佬,最近在这里和我们军方在谈生产青霉素的事情,可以找他们去。于是Miller 的医生拿到了一个汤勺的药粉,世界当时所有存在青霉素的一半,使用几个小时后,她的状况就改善了,第二天基本痊愈。


Anne Miller 本来应该只有33岁的阳寿,感谢青霉素,她活到了90岁,留下有6个孙子和孙女。


作者为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研究所华人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