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保罗:中国从这次危机中脱颖而出

2020-05-25 06:01:12 来源:北欧时报

中美之间的斗争-“中国从这次危机中脱颖而出”,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接受采访时说。/资料图



据瑞典媒体报道,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中美之间的斗争,并且看到了不同之处。他认为,鉴于中国处理新冠肺炎的快速反应和有效性,中国可能会从这场危机中脱颖而出,成为更强大的国家。


-中国虽然有问题,但哪里没有问题?你必须承认中国的巨大变化。一旦他们选择道路对了,而且不断改进,他们就很有可能成为全球的领导者,而且会顾全大局。


保罗克鲁格曼说,相反在美国,特朗普在这场危机中没有很好抓住机会,没能有效处理,非常糟糕,这需要检讨。


诺贝尔奖得主们如何评判新冠疫情的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谈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时,可谓开门见山、言简意赅。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问题,是当今社会最令人关注的问题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被广泛认为是世界经济学领域的最高奖。获奖者大多拥有博士学位,且在世界一流大学任教。他们具有较为独特的视角,所研究问题亦具广度、深度和厚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谈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时,可谓开门见山、言简意赅。


以下文稿涉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

2019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两人是夫妻,并且同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

2018年)美国纽约大学教授保罗·罗默(Paul M. Romer)。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

2015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

2013年)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拉尔斯·汉森(Lars Peter Hansen)、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 席勒(Robert Shiller)。

2008年)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

2002年)美国经济学家弗农·洛马克斯·史密斯(Vernon Lomax Smith)。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200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名誉院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为简化起见,以下文中名字使用简称,如,把阿比吉特·巴纳吉简称为巴纳吉。


对防控的判断


不确定性。克鲁格曼指出:我们仍然不知道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会造成多大的损害,但对此担忧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它似乎具有很高的传播能力,而且致命性可能高于普通流感


机会均等的感染。迪顿发现:一般来说,地位越高的人越健康,寿命更长。然而,冠状病毒大流行看起来像是该规则的一个例外,这是一种机会均等的感染,并没有豁免世界领导人,高级政治人物和名人


双危机。塞勒表示:这是可怕的时期,世界正经历着一场大范围的卫生保健危机和可能的全球经济萧条的双重打击


医务人员短缺。塞勒认为:我们面临着医务人员的严重短缺,但繁文缛节使那些可以提供帮助的人望而却步


谋生和防疫的两难选择。巴纳吉、迪弗洛强调:如果政府不控制人们在外谋生,那么,生存危机将滚滚而来,成为雪崩,人们别无选择,只能无视命令


弱势群体的防控将构成短板,从而形成木桶效应。巴纳吉、迪弗洛认为,一旦病毒到达城市贫民窟,将很难控制


取决于病毒的特性及病毒传播。罗默认为:我无法预测有多少人会被感染或有多少人会死亡,这次疫情的致病性和死亡率部分取决于病毒的潜在生物学特性,同时也取决于公众是否愿意支持公共卫生官员为阻止病毒传播而采取的措施


对经济影响的判断


疫情破坏了全球经济和供应链。斯蒂格利茨说:新冠状病毒疫情的传播已经破坏了全球经济和供应链,因为各国实施了严格的边境管制,各大城市范围内的大规模封锁和隔离以遏制疫情的传播


全球合作刻不容缓。斯宾说:我认为距离全球供应链脱钩还有很长的路。全球合作刻不容缓,且不光是在抗击疫情的领域,例如在可持续发展、科技、网络安全、贸易、投资等方面都需要全球合作


全球价值链仍然十分重要。克鲁格曼认为:如今我们生活在全球价值链的世界里,任何国家进口的大部分都不是消费品,而是其自身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中间商品’”


失去全球价值链将付出代价。克鲁格曼表示: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任何干扰进口的东西,无论是关税还是病毒,都会增加生产成本,从而影响制造业。事实上,美联储近期一份报告显示,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集中在中间商品上,已经减少了制造业的产出和就业


全球价值链脱钩:新鞋子还没有到,就别把旧鞋子扔了。汉森认为:这次疫情的爆发的确会在短期影响全球供应链,但是,各方采取的审慎措施将很可能抑制新冠肺炎的进一步传播。我希望这不会导致全球价值链进一步脱钩,我认为,企业不会急于终结长期以来颇具成效的生产方式


银行将受重大经济衰退影响。斯蒂格利茨强调:尽管金融机构已经保证,它们在市场崩溃时的地位依然稳固,但没有一家银行能幸免于重大经济衰退的影响,即使它有足够的资本作支撑,这不是内部控制可以解决的问题


股票和经济的极度脆弱。席勒称:市场崩溃远远没有结束。冠状病毒引发的恐慌尚未达到顶峰,股票和经济目前极度脆弱


不会看到新投资蓬勃发展。席勒认为:现在我们很有可能会陷入衰退。疫情已经在破坏商业活动,并引发人们撤资。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不会看到有创造力的新投资蓬勃发展


走一步,看一步。克鲁格曼说:但是在我看来,对于大流行结束后,发生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这样做以及从长远来看,这将对未来产生什么影响的经济学方面,我们仍然没有非常清楚的讨论



解决一部分人的困难。克鲁格曼强调: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解决正常收入被切断而又难以生存的人们所面临的困难


支出与失业的逻辑。克鲁格曼说: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我们不能为遭受这场危机折磨的人提供足够的帮助,他们将被迫大幅削减支出,即使是在我们仍然可以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上,也将导致失业率的无端进一步上升


通货膨胀可能如影相随。克鲁格曼指出:当情况恢复正常时,可能会出现较大的通货膨胀。在普遍停滞的时代,这可能不是问题


乐观的观点:发现危中之机。史密斯发现:人们担心Covid-19大流行对经济未来会产生长期影响。当人们在家里时,请尽量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实时观察极其罕见的事件,例如,消费者已经清空了超市和药店的货架,这意味着这些及相关行业正在蓬勃发展,这些行业的工人也在蓬勃发展。并不是所有的消息都是坏消息。


保持乐观。汉森认为:我仍然保持乐观,鉴于当前采取的预警和谨慎的防护措施,会导致一些成本发生,但成本发生并不会是永久性的


不要过度反应。汉森强调:鉴于目前采取的预警和谨慎的防护措施,疫情带来的经济、社会成本变动是暂时的,而非永久性的,即使当前的估值水平增加了市场脆弱性,可以忽略对尚不充分的信息做出的过度反应

对美国的影响


衰退的风险。克鲁格曼认为:美国面临不可思议的经济灾难。美国经济从暂时性昏迷,演变到传统型衰退的风险仍高


经济的过山车。克鲁格曼判断:我们经历的经济收缩是有记录以来最快的,在过去的两周中,我们可能失去了与整个大萧条时期一样多的工作


风险资产价格暴跌。克鲁格曼指出:许多企业的收入流突然断掉,造成了类似于2008-2009年的财务压力,风险资产价格暴跌


美联储政策作用有限。斯蒂格利茨认为:美联储采取了刺激政策行动,但却不足以帮助美国避免因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引起的经济衰退


美联储的不足。斯蒂格利茨表示:鉴于不确定性,考虑到这么多人的收入锐减的事实,美联储采取了激进政策行动最多可以帮助稳定金融市场,但很显然,它连这个没有做到


对中国的影响


长期政策不变。斯宾塞认为:中国的长期政策议程并不会因这次冲击而改变,只是金融市场波动率很可能将上升


贸易战的极端版本。克鲁格曼说: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这种病毒严重破坏了中国的生产。而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堪称贸易战的极端版本。关于贸易战,我们知道两点:一是它是一个经济败笔,二是特朗普手下的官员似乎至今仍想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是一个败笔


(本文作者系中国财政部内部控制标准委员会咨询专家,中国银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博士、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