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学:打造广西文化的智库

2017-06-28 16:32:10 来源:

作者:阳崇波

资料图: 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五周年座谈会在南宁举行。

桂学,是以广西文化为研究对象的一门学理、学科。而现代意义上的桂学,是指以广西社会、文化、思想、艺术、科技、工艺等为研究对象,具有广西特色的一种理念和学说的总和。每每提到桂学,广西桂学研究会潘琦会长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曾经的党委副书记,同时也是国内文化界知名的学者、作家、文艺理论家,他深刻的认识到桂学研究对传承八桂文化、助推广西发展的重要性。同时,与所有的桂学研究学者都一样,他们都清晰的记得2009415日,30多名专家、学者齐聚广西近代文化发祥地之一——桂林时,大家对“桂学”这两个字还十分陌生,对于它的前景还有些茫然。


此前,关于“桂学”,仅在康有为先生的《桂学答问》一书中提及。1894—1895年,近代资产阶级改良运动首领,著名学者康有为曾两次到桂林讲学、游历,历时近7个月。康有为在所作的《桂学答问》和《桂学答问序》篇名上醒目地提出了“桂学”一词。其中提及“桂学”的含义,或有在桂林书院讲学指点门径之义,所谓“窃意多士盖昧于读书门径”,“若为疏通证明以诱之,既有书册,又识途径,学者当亦未尝无志于书也”,于是“敢妄陈说所闻,以告多士”;但更有多从书院论及桂林的文化建设之义,序中论及朝廷赐桂林诸书院有“经明行修”、“书岩津逮”、“道德陶钧”,谈及诸公捐书与书院藏书,所谓“开先而振起之者,亦粤西掌故一大事也”等。之后,“桂学”便少有人提起了。


然而尽管如此,齐聚桂林雁山园志同道合、敢于“吃螃蟹”的人却并没有灰心失望。与会的专家学者坐下来仔细地思考,深入地分析,认真地研讨,终于心胸豁然开朗: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文化一体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文化作为国家和地区发展的软实力,在激烈的竞争中显得十分重要。但是,文化全球化,不能取代和消解文化的民族性和多元性以及地域性,全球化与本土化、一体化与多样化,现代化与根源性同时并存。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要加强文化本土性、根源性,才能使我们文化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建设文化强国!统一了思想,坚定了意志,明确了目标,进而大家对桂学的内涵、定位、特点、研究内容以及发展方向,作了初步的探讨。雁山园会议拉开了桂学和桂学研究的序幕。


桂学,广西文化人的创举


广西地处祖国西南边疆,拥有得天独厚的山水自然风光,亚热带气候孕育了秀丽、神奇、绿色、质朴的“南疆特色”。同时,广西面临浩瀚的北部湾,东联港澳、西接西南,面向东南亚,有千里边境线,地缘优势得天独厚。广西合浦,是历史上“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优越的地缘优势使广西二十世纪末开始成为西南出海大通道的桥头堡,具有显著的开放性。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生活着12个世居民族的人民,他们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旧石器时代,就有“柳江人”、“麒麟山人”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古人留下了“花山壁画”、“古灵渠”、“真武阁”、“桂林碑林”等著名文化遗产;威震敌胆的瓦氏夫人、冯子材、刘永福等民族英雄,“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美如珍珠的绿珠女都是这块土地养育的儿女;文化界更是人才辈出,唐有状元赵观文、宋有文豪周敦、明有画坛宗师石涛,近现代则有马君武、王力、雷沛鸿、梁漱溟四位中国学坛的泰山北斗;尤其是广西人创造的“山歌文化”,更是广西乃至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它使广西赢得了“民歌之乡”的美誉,并孕育出风靡当代中国和世界的电影经典《刘三姐》。《刘三姐》艺术成果达到了当时中国艺术的新高度,直至今天,仍有许多值得解读的艺术奥秘和文化秘码,至于它产生的世界性影响,在中国艺术品中是罕见的。广西的文化可谓源远流长,绚丽多彩又独具特色。既反映出八桂文化在历史上的繁荣昌盛,也为确立和打造桂学提供了契机和可能。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省籍文化意识的发展,广西文化界也在考虑广西文化发展的问题。提出了“文学桂军”“漓江画派”“八桂书风”等文化概念并形成了相关创作队伍,开展了一系列地域文化的研究,如桂北文化研究、桂西文化、西江文化、北部湾文化、刘三姐文化、红水河文化等,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只是面对湘学、徽学、闽学等蓬勃发展的省籍文化,广西文化显然力量不足,缺少竞争力。广西怎么办?如何高层次地拓宽我们的文化视野,深化我们的文化理论,整合我们的文化资源,提高文化竞争力?雁山会议上,桂学应运而生。打造、确立“桂学”的目的就是——整理和挖掘广西文化的优秀成果、深入研究广西文化的各个领域、培养广西文化的研究传承人才、保护和展示广西文化的优秀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构建“文化广西”提供建设性思路,提供多种有价值的学术材料和理论依据。


雁山会议之后,时任广西文联主席潘琦在接受《广西日报》记者的专访中首次提出了桂学的定义和特点,打造桂学的文化背景,桂学研究的范围和对象等问题。指出桂学是一个地域性的广义文化概念,是一种能正确、合理地呈现社会、历史文化和现实、现代文化的系统知识的学问、学理和学说,是广西文化的名片。广西人在广西本土创造的学说,广西人在区外创造的学说,外省籍人在广西创立的学术思想、学术成果,都属于桂学研究的范畴。桂学具有综合性、民族性、创新性、传承性和包容性的特点。打造桂学是延伸与传承广西传统文化的需要,是提升广西文化软实力的需要,是树立和提高省籍文化意识的需要。桂学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广西独特的区域、地域历史文化,但又不局限于区域历史文化的研究,要研究中华文化、汉文化对广西文化的影响,对推进广西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发展的重大作用。一石激出千层浪,引起区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纷纷撰写文章,参与关于桂学和桂学研究问题的讨论。大家对桂学和桂学研究给予高度评价,充分肯定。《广西日报》《当代广西》《南国早报》《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广西教育学院学报》《梧州学院学报》等报刊,连编累续地刊登了关于桂学与桂学研究的文章,打开了桂学研究的局面,提供了桂学研究的平台。广西师范大学、广西社科院还组织了专门研究队伍,不到一年时间,桂学研究风生水起,桂学研究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研究氛围。


一年后,在自治区党委、自治区政府的亲切关怀下,经自治区有关部门批准、注册,自治区党委正式任命了广西桂学研究会的领导班子,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2010118日,在广西首府南宁,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大会隆重召开。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黄道伟,自治区副主席李康,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蒋济雄,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少康等自治区领导出席了大会,并为广西桂学研究会举行了揭牌仪式。区党委宣传部、区民政厅、区财政厅、区社科联、区社科院、区新闻出版局、区文联等区直有关部门的领导、广西桂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广西桂学研究会会员以及驻邕多家新闻媒体记者200余人济济一堂,共襄盛举,见证了广西桂学研究会历史的重要时刻。


时任自治区副主席李康在成立大会上代表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广西桂学研究会的成立表示热烈祝贺,认为广西桂学研究会的建立,是广西文化建设历程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桂学研究是中华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西地域文化的综合体系,涵盖了各个学科,体现了富民强桂的精神。加强桂学研究,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举措,是落实自治区党委“富民强桂”战略的重要举措,是实现广西文化自身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举措。李康指出,自治区党委、政府非常重视桂学研究,高度重视广西桂学研究会在广西开放开发中的地位和作用,对桂学的学科体系构建、学术平台打造、研究成果推广等充满期待。广西桂学研究会的成立,必将有利于广西文化软实力的提升,必将进一步深化广西区域文化研究,促进广西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为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作出贡献。


在成立大会上,广西桂学研究会会长潘琦阐述了打造桂学的意义、背景、目标以及如何开展桂学研究。他指出,桂学研究立足于从整体上对广西文化进行战略的研究和思考。通过开展桂学研究,努力重塑广西的文化自信,重塑广西人的形象,重整广西的文化资源,为广西科学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文化支撑。


对广西文化发展而言,“桂学”的创立是一个崭新的契机或是一个跳跃的台阶,将为广西文化的发展建设提供丰富的精神资源、新的理论成果和新的思维理念,有利于广西文化新形象的建设与塑造。诚如潘琦先生所言,“桂学是广西文化发展的创新事业。桂学研究致力于对广西文化的深入挖掘和准确把握,以经世致用、重视践履、大胆探研、继旧图新、务实求效为核心价值的学术思想,具有创新的意义。”桂学的创新内涵包括:桂学是一种新型的地域之学。长期以来,广西丰富的文化资源和文化历史,为世人忽视。近年来,广西展开了系列地域文化的研究,如以桂林文化为主的桂北文化研究、桂西文化研究、西江文化研究、北部湾文化研究和刘三姐文化研究等,虽然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但单一零散的成果,没有在社会上形成大的影响力,传播的范围也有限。“桂学”的确立能够整合广西文化资源、保护文化遗产、创新文化理论,打造广西文化“舰队”,提升广西文化的软实力。桂学从康有为《桂学答问》中的桂之书院到桂之学问,到今天具有广西特色的一种理念和学说的总和,是一种理论的创新。现今“桂学”已逐渐成为广义区域文化研究概念,并被广大学者认同。


桂学研究的视角新。一是区域性视角。广西的自然环境为喀斯特地貌,是青藏高原的高原生态与我国沿海平原的平原生态的结合部,既有山区的相对闭塞,又有沿海的开放环境。充分认识这种特殊地理生态系统,对桂学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广西是中华文化向域外传播的前沿,从广西开辟的海上丝绸之路便利了新思想、新文化的交流,独特的地域环境使桂学研究需要国际视野。二是民族视角。广西作为多民族聚居区,具有独特鲜明的“南岭族群”特征。广西的多民族性决定了桂学研究需要从民族学视角观察和分析壮族、瑶族、苗族、侗族、仫佬族、毛南族、回族、京族、汉族等广西世居民族,考察民族文化关系,阐释各民族的文化精神是如何成为桂学之魂、桂学精神的


第三、桂学研究是应用研究。桂学研究的目的不仅是为“学”,更是为“用”。桂学研究要梳理广西如何更好地实现全面的民族团结、实现社会和谐,以及中华文化是如何以广西地域为平台走向世界;同时力求为解决广西经济社会与文化建设的理论问题与实践问题提供思路,包括广西实施“民族文化强区”战略;广西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与利用,文化软实力提升与文化产业发展等总体性、系统性、战略性、前瞻性问题。广西桂学研究会副会长、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黄伟林说,“桂学研究不仅着眼于“过去现在”的贯通,思考如何古为今用,创造当代文化精品;而且着眼于“现在未来”的联系,阐释当代文化精品的价值,为今后的文化建设提供发展思路。研究当代桂学与广西历史文化、广西少数民族文化的关系,为文化建设如何利用和开发历史文化资源、少数民族文化资源提供一些行之有效的思路,为进一步的文化创造积累可持续发展的经验,为广西文化产业的跨越式发展起促进和推动的作用,是桂学应用研究的题中之义”。


有学者指出,创立桂学,成立广西桂学研究会,虽然只是广西悠久、灿烂的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小步,但却是广西人自觉研究广西地域文化的开创性的一大步,是广西文化人勇于担当继承和振兴广西文化的历史责任的一项壮举,是广西学术研究史上得又一新的成果,是一项研究广西地域文化的开创性的伟大事业。


组织文化调研,为决策提供参考意见


地域文化以历史地理为载体和基础,作为巨大而复杂的文化实体,中国文化中的地域性、差别是非常大的,所呈现的性格也有着独特的个性和与众不同的风格。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后,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有意义有价值的文化考察和调研。先后赴湖南、安徽、四川、云南等省及区内部分地区进行实地文化考察和调研,撰写了《关于湖湘文化与徽学研究的考察报告》、《广西文联、广西桂学研究会赴四川文化考察报告》、《云南文山州壮族文化考察报告》等。通过调研找准了桂学发展的方向,它既追溯学术之源,又关注当前、放眼未来;既关心自身,又注重对外影响;既建设地域之学,又反哺地域,为广西的社会文化建设服务。桂学研究要做到既在于“学”,选择有地方特色和区域优势的研究资源开展基础理论研究;更在于以“学”为“用”。


要开展广西地域文化研究,必须深入挖掘、模清八桂大地的文化“家底”。经论证研讨,广西桂学研究会按江河流域把广西文化大致分为5个文化区进行调研。这5个文化区为:漓湘文化区、西江文化区、红水河文化区、左右江文化区、北部湾文化区,涵盖了广西境内各个地域文化特点。先后撰写了《漓湘文化调研报告》、《西江文化调研报告》等数个区域文化调研报告。其中《漓湘文化调研报告》呈送自治区党委、政府后,受到自治区领导的高度重视,自治区主席陈武,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道伟,自治区副主席李康均作了重要批示。自治区文化厅根据自治区领导的批示,迅速组织相关业务处室、直属单位负责人进行了专题研究,并向自治区政府报送了《关于打造漓湘文化有关建议的报告》。文化厅还以书面形式专门向潘琦会长通报了报告的主要内容。文化厅的报告根据《漓湘文化调研报告》的主要内容和建议,就进一步深化漓湘文化研究、加大漓湘两地文化遗产保护力度、加强漓湘文化交流与合作、加快漓湘文化产业发展等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和措施。


2014319-23日,在漓湘文化区调研时,专家们沿着湘桂古道一路勘察,就漓湘文化的历史、现状和发展前景进行调研,先后在湖南永州,桂林全州、兴安等地召开五次专家座谈会。对漓湘文化的构成、发展与传承取得了共识。专家们通过调研发现:湘桂古道承载着桂林重要的人文元素,发生过重要的历史事件,有众多历史人物的足迹,可以串起几乎所有的传统村落,更有星罗棋布的驿站、码头、商铺等,以及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元素足以打造成人文旅游体系。一直以来桂林都以漓江为核心,倘若连通湘桂古道,可以拓宽更广阔的地域,将为桂林市的旅游开辟一条新的路径。桂学研究会理事陈学璞教授通过调研撰写的《进一步做好保护和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一文,对我区的申遗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很有价值的对策性意见。该文在自治区党校咨政内参《党校要报》刊登后,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进行研究和参考。


西江流域横跨广东、广西两省区,是广西最早对外开放的区域。20153月、20169月,广西桂学研究会两次组织开展了西江文化调研,先后到容县、桂平、藤县、梧州、贵港等县市开展田野调查。历史上,西江流域引领了中国三次面向世界的大的开放格局,第一次是汉代的海上丝绸之路,第二次是近代从太平天国、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构成的近代革命,第三次是1978年以后发生的中国改革开放。就广西而言,玉林、梧州为广西的改革开放立下了汗马功劳。西江流域一直是广西的商业中心,梧州市曾有“小香港”之称。也是中国大西南向中国大东南以及整个东南亚商业交通的核心通道。太平天国、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这三次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使近代中国与古代中国发生了断裂性的变革。太平天国诸王中的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萧朝贵、林凤祥、李秀成、陈玉成等都是西江流域人物,李济深、黄绍竑、黄旭初、夏威、李品仙、韦云淞、罗奇、李明瑞、陈漫远等国共两党的著名将领皆为西江流域人物。容山容水容天下,西江流域人民具有较强的包容精神,对内包容,具有较强的凝聚力;对外包容,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各民族之间也很包容,是多民族杂居地区。相对稳定的地理区域,相对集中的人群聚居,造成了西江文化的独立性,有不同于中原文化的语言、有颇具特色的龙母文化信仰,有独具风情的民间、民俗文化。西江文化的开放性、商业性、革命性、包容性、独特性足以引为广西人的骄傲。对西江文化的研究,将为西江文化区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全方位发展提供文化助推力。从而为“新海上丝绸之路”打开新的出口。研究、发展、利用西江文化是广西落实国家“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有利的文化支撑。


从漓江源头到北部湾海岸,从红水河畔到左右江河谷,从偏僻的百色西林县到开放的沿海城市钦州,从毛南仫佬山乡,到苗家侗寨。广西桂学研究会的文化调研,通过实地考察、田野调查、访问、翻找历史资料、文献和座谈、专家研讨的形式,掌握了大量史料和人文原始资料。通过有计划、有步骤地对广西本土文化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查研究。广西桂学研究会基本理清了广西文化的血脉,准确把握了这片滋养广西人的文化土壤。通过实地调研后撰写的相关报告为当地政府决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学术成果丰硕,推动广西文化繁荣发展


开展学术研究、推出学术研究成果,是一个学术团体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基础和最主要的价值所在。因此,广西桂学研究会自成立之日起就十分注重开展学术研究,把学术研究确定为最基本、最核心的任务,把桂学研究成果作为体现桂学价值、支撑桂学发展的重要标志。为了集中体现桂学研究成果,编辑出版大型丛书《桂学文库》。《桂学文库》是系统整理和研究广西社会、历史、文化和人物的大型综合性学术文献,由研究资料和研究专著两大部分组成。包括两大系列:一个系列是《广西历代文献集成》,另一个系列是当代学人的研究性学术成果。

《广西历代文献集成》旨在通过对广西历代留存至今的各类文献进行梳理与汇编,是以影印方式编辑出版的一套大型古代文献丛书。为了完成这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广西桂学研究会加强史料积累,开展田野调查,抢救濒于消失的珍贵文献史料。2013120日,由广西桂学研究会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共同组织的“桂学文库广西历代文献集成”新书发布会在南宁隆重举行。首批发行的典籍为《契嵩集》《蒋冕集》《冯子材集》《杉湖十子诗抄》《王鹏运集》《况周颐集》《龙启瑞集》等1353册。这批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全部采用影印形式,保证了原始性和本真性,以著作者为主线,把同一著作者所知可寻的所有资料收集齐备,同时由整理者为每种文献撰写解题,概要介绍文献版本、内容、价值等方面情况。目前,已影印出版广西古代文献典籍123册。《桂学文库》当代学人学术成果方面则编辑出版有《桂学序论》《桂林饮食文化》《桂北石刻文学》《传承——图说原野中的铜鼓》《广西历代经籍志(汉-明)》《粤西士人传》《桂北古建筑论》《中国远征军广西籍将士传略》等著作近20部。随着桂学研究成果年复一年地、源源不断地充实到《桂学文库》中,这套丛书将成为广西文化建设、文化积累的一座新的地标。“桂学文献整理研究,需要一批淡泊名利的学人长期不懈的努力。”广西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广西桂学研究会副会长容本镇表示,整理出版广西古代文化典籍是一项挖掘、整理广西文化资源的宏大工程,桂学研究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整理广西历代有代表性、有价值的典籍,从而形成一套相对完备的广西古籍文库。更重要的是,广西地处边疆,桂学的历史典籍文献中,有许多涉及历史边界地域的划定、中外关系等议题的珍贵材料。桂学研究,将充分挖掘广西在这一特殊地理位置所起的特殊作用,为国家发展战略挖掘、储备历史典籍文献材料,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发展提供文化智力支持。


在学术研究方面,2011122 广西桂学研究会首批立项研究课题签约仪式在南宁举行。首批签约课题共15项,2012年第二批签约课题19项,2013年第三批签约课题15……每年以15—20个课题实行招标式研究,迄今累计已经取得40多项研究成果。同时还有一批重大项目委托给有实力的专家团队进行专项研究,一批课题研究成果已陆续出版。除立项课题研究成果外,会员们还撰写和发表了大量桂学研究论文,出版了一系列桂学研究专著。许多会员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各类重要奖项,仅广西第十一至十三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奖,获得一等奖的就有:王德明《广西古代诗词史》,袁鼎生《超循环:生态方法论》,潘琦、银建军、龙殿宝等《仫佬族通史》,潘琦、黄德昌、容本镇等《广西文学艺术六十年》,李仰智《死亡:历史的切片》,梁扬等《清代广西作家群研究》,李富强等《壮族社会生活史》,翟鹏玉《那文化生态审美学》,龚永辉《让和谐化成民族的素质》,吕余生、覃振锋等《广西民族文化强区建设战略研究报告》;获得二等奖的有:李建平等《广西文化图史》,玉时阶等《公平与和谐:瑶族教育研究》,黄世杰《壮族族群结构若干问题的思考》,黄桂秋《壮族社会民间信仰研究》,李富强《乡土寻梦——中国现代乡土思想与实践》,玉时阶《濒临消失的广西少数民族服饰文化》,廖明君《广西特色文化发展研究》,黄晓娟《论口传文学的精神生态与审美语境》,吕余生等《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广西与全国比较与分析》,帅民风《马来西亚华人美术史研究》,范秀娟《黑衣壮民歌的审美人类学研究》,黄桂秋等《壮族巫信仰研究与右江壮族巫辞译注》,陈学璞《桂学的学科性质和特色研究》,张利群《桂学理论与方法论研究》等。

2012年由广西师范大学胡大雷教授申报,《桂学研究》被列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课题,实现了广西列入全国社科重大课题项目零的突破,也标志着桂学已成为国家社科研究层面。使桂学研究从区域行为上升为国家文化行动,对推动广西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具有很好的示范效益和鼓舞作用。


开展文化交流,提升广西文化影响力


桂学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广西独特的区域、地域历史文化,但并不意味着“桂学”就仅局限于区域历史文化的研究,桂学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与中华文化的总体是不可分割的。离开中国文化这棵大树,广西文化便是无本之木。因此必须从桂学的承传性、包容性研究中华文化、汉文化对广西文化的影响,对推进广西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发展的重大作用。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后,注重开展文化交流。先后组织相关专家、学者赴四川、云南、湖南、安徽、甘肃等省调研考察区域文化。并单独主办或联合举办了一系列的文化交流和学术研讨活动。如2011年在桂林市联合举办纪念李宗仁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2012年在南宁市联合举办广西文博产业发展论坛,2013年在梧州市联合举办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研讨会,2014年在桂林市举办首届漓湘文化研讨会、在北京市联合举办桂学研究北京座谈会,2015年在桂林市举办广西抗战将士及后裔座谈会,2015年在南宁市与广西文联、泰国皇家大学总会联合举办中泰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研讨会等。


2014926日举办的桂学研究北京座谈会,是规格最高、影响最大的一次研讨活动。中宣部副部长鲁炜,广西自治区政协主席陈际瓦等领导出席座谈会并讲话,与会的50多位专家、学者分别来自北京和广西,围绕“加强桂学研究,推动文化发展”的主题进行了交流。座谈会上,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主席团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京文,中国出版集团原总裁、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等在京的著名专家、学者围绕“桂学研究的思路和方法,桂学研究的价值和意义,中国地域文化格局中的桂学研究,广西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整理和保护,桂学在推进中国-东盟文化交流中的作用”等诸多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广西桂学研究会会长潘琦在讲话中指出,桂学研究要致力于整理和发掘广西文化的优秀成果,加强区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研究,广泛宣传广西文化符号,培养文化传承人才,为“文化强桂”提供建设性思路,推动中国与东盟文化交流合作,为广西腾跃提供智力支持。桂学晋京标志着广西文化以整体性、理论性、系统性走向全国。这次座谈会,是桂学走出广西、走向全国的一个重要标志。


2014818日至19日,首届漓湘文化研讨会在桂林举行,来自各相关研究领域的湘桂学者、专家近100人齐聚桂林,就漓湘文化的构成及理论阐释、漓湘文化研究目标和意义等论题进行了探讨。在研讨会上,来自广西、湖南的专家学者共同就漓湘文化的构成及理论阐述,漓湘文化研究的目标和意义,漓湘文化圈的历史文化、审美文化、民族民间文化研究,重要历史人物、重大历史文化遗存、非物质文化遗产、战略地位研究,漓湘文化与中原文化、岭南文化的关系研究等论题进行研讨交流,对厘清漓湘文化研究的范围、目标、意义,整合研究力量,推动漓湘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20151225日至29日,由广西文联、广西桂学研究会、泰国皇家大学总会联合主办的“中泰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研讨会”在南宁市成功举办。这是广西桂学研究会成立以来首次组织举办的国际性学术研讨会。泰国驻南宁总领事馆总领事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泰国皇家大学总会主席亲率10多位泰方专家专程前来参加研讨会,中方专家近20人及部分高校师生代表出席研讨会。这次研讨会扩大了桂学研究在泰国学术界的影响力。


广西是多民族地区,其中华文化的向心力很强,广西的地缘条件又决定了广西是中华文化对外传播的桥头堡。在中国大力推进 “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大格局中,广西处在十分重要的前沿位置。广西文化又与东南亚地区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为了加强广西与东盟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广西桂学研究会申请设立面向东盟国家的“中国·广西书架工程”项目。由广西文联、广西桂学研究会向东盟国家文化教育机构捐赠中文图书,旨在积极开展民间国际文化交流活动,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广西书架工程”项目为期5年,计划向参与合作的东盟国家的图书馆及大学分别赠送价值人民币40万元的图书并举办相关学术活动。目前为止,已同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新加坡国立大学图书馆、老挝国立大学图书馆、泰国碧武里皇家大学图书馆等签订了捐赠协议书,首批中文图书已采购完成并发运给上述受赠机构。“中国·广西书架工程”项目的实施,受到了接受捐赠国家和相关机构的欢迎,也在中国与东盟之间架设了一道新的文化交流与合作的桥梁。


方兴未艾,不断壮大的桂学研究队伍


几年来,广西桂学研究会先后设立了五个桂学研究基地,即桂林李宗仁研究中心、广西师范大学研究基地、梧州学院研究基地、广西教育学院研究基地、柳州市研究基地。这些研究基地依托自身的资源优势,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成为桂学研究的重要力量。

李宗仁研究中心在桂系史料征集、桂系文物收藏与展示、组织开展桂系研究等方面优势独特,成效显著。广西师范大学胡大雷教授主持申报的《桂学研究》项目,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立项。这是广西历史上第一个获得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广西师大还成立了“桂学研究·广西协同创新(培育)中心”,创办了《桂学研究》学术辑刊。梧州学院以西江文化为重点研究领域,建立了两个特色专题博物馆,梧州学院图书馆西江文化史料资料室也在筹建之中。“两馆一室”的建立,将使梧州学院成为一个具有鲜明特色和独特优势的桂学研究基地。广西教育学院研究基地最大的特色是在《广西教育学院学报》开辟的“桂学研究瞭望”栏目,从2015年第2期开始,《广西教育学院学报》又在封二开设了“桂学学者图谱”栏目,每期介绍一位桂学学者。该栏目将形成一个富于特色的人物系列,同时也将从不同侧面记录桂学研究与发展的足迹。为进一步深入挖掘五大文化区域的文化研究,加强与高等院校的合作,充分依靠和利用高等院校的人才力量和资源优势。广西桂学研究会正与钦州学院、河池学院、百色学院、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沟通协商,在这四所高校建立桂学研究基地,从而构成覆盖五大文化区研究的依靠力量。


经过几年的发展,桂学研究会会员不断增多,桂学研究骨干力量不断壮大。到2016年已发展有会员352人,聘请了19名在学术界有成就有影响的专家学者或学术上有造诣的专家型领导干部为特聘研究员。为了培养桂学研究的新生力量和后备人才,广西桂学研究会与广西师范大学联合举办在职研究生班,共招收100名学员,由桂学研究会和广西师大派出专家学者和优秀教师担任教学任务和指导教师。2015年研究生班学员顺利毕业,一批综合素质好、思想敏锐、富于朝气的年轻人正成为桂学研究或推动桂学发展的新生力量。几年来,广西桂学研究会机构逐步建全,学会设立学术委员会,此外还设立了编辑出版、古籍整理、民族文化研究、历史文化研究、当代文化研究、创意与文化产业、对外文化交流7个专门委员会,并设立桂林联络处和北京广西企业商会联络处。回首经过的岁月,在自治区党委、政府和主管部门自治区文联的关心支持下,广西桂学研究会在学术研究、古籍整理、活动开展、对外交流、队伍建设、基地建设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和重要进展。广西桂学研究会已成为广西文化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长期以来,广西被误称为“南蛮之地”,其文化为世人忽视。广西桂学研究会会长潘琦说,打造桂学,就是要提高广西人的文化自信心,让桂学作为中国民族文化这棵大树长出的新枝发光于世界。每一个桂学人都深知,桂学研究与其他区域文化的研究如湘学、闽学、徽学、蜀学等相比要晚很多。桂学研究的开展,可以激发世人对广西这片土地及其孕育的文化和精神产生兴趣,使之在理论上得到确认,在研究上得到重视,纳入中国区域文化研究的范畴。今天,这一目标已经基本实现。桂学这一新型地域之学,已逐渐成为广义区域文化研究概念,并被广大学者认同,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得到了学术界的接纳和承认。桂学已成为特色鲜明、内涵丰富的广西文化品牌和文化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