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揭开!人类最凶猛病毒,起源于美国!

2020-03-10 13:20:44 来源:

2020年3月2日,美国福克斯电视台。


曾自诩“政治幽默家”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杰西.沃尔斯,在节目上发表了一系列令人作呕的言论。


他声称: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中方需要正式道歉。



听完此话,现场其余四位主持人笑声大作,达娜.佩里诺也笑着反问道:如果疫情起源于美国呢?


杰西.沃尔斯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们吃不饱很绝望,所以才吃了未煮熟、不安全的食物,这就是科学家们认为是病毒的起源。



与福克斯一样不要脸的还有美国政府:在3月6日的采访中,国务卿蓬佩奥不仅将防疫工作不利的原因归结于中国,还将新冠病毒称之为“武汉冠状病毒”,其潜台词为武汉就是疫情发源地:与中国合作获取有关"武汉冠状病毒的数据“令人难以置信地沮丧”,这让美国在防疫工作上“落后”了。


上为蓬佩奥在接受CNBC采访时的原话。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CNBC采访


即使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拥有五组全部病毒株的美国才是疫情发源地,但他们仍在试图把脏水泼向其他国家。


在CNN最新一档节目中,甚至慌不择路的暗示意大利是病毒发源地。


一百多年过去了,美国人还是这般不要脸:凡是从美国传出去的病毒,他们能栽赃的就栽赃,不能栽赃的干脆就把头插在土里当鸵鸟。


然而,丹青晃晃,史笔如铁,就算他们藏得再深、栽赃得再不要脸,历史和5000万条冤魂也不会忘记四个字:美国病毒!


1


1918年~1920年,一场名为西班牙流感的甲型H1N1疫情在世界爆发。


这次疫情所造成的损失,是流感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没有之一。同时,它也是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瘟疫。


据统计:

在当时全球17亿人口中,至少有5亿人被感染,发病率约为20%~40%。其中,死亡人数高达4000万人。


这个数字,比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总人数加起来还要多。但当时没有人知道,这场名为西班牙流感的疫情,其实最早发源于美国。这口千夫所指的锅,西班牙一背就是百多年的光景。



1918年3月11日,美国堪萨斯州一座军营发生流感。


当天过早时,连队一名叫阿尔伯特.吉特切尔的厨师,匆匆忙忙的走进位于营地的91号大楼,这是一座负责部队医疗事务的营地医院。见到值班医生后,吉特切尔扶着脑袋抱怨道:发冷,喉咙肿痛,还有头疼和肌肉酸痛。


医生除了开些药,并没有做过多的措施。中午,营地运输部第一营下士李.德拉科也向医生报告自己有发烧症状,最后一次体温测试结果为39.4°。这时,营地部队一切活动如常,但91号大楼的气氛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来往的护士和医生,不约而同的戴上了只有在手术台前使用的口罩和手套。


正当91号大楼的医护人员研究吉特切尔和德拉科的病例时,第三名相同症状的病人出现了。他是军士长阿道夫.何拜,在门诊时他有发冷、喉咙痛,且伴随着剧烈咳嗽等症状,检验结果显示,阿道夫和之前两个病例的症状基本吻合。



病历上是这样写的:



发烧39~40度,脉搏微弱,嗜睡,畏光,咽喉和支气管的结膜及粘膜出现红肿,初步判断为炎症。

将三个病例合并处理后,值班医生立即将情况通报给医院主管施赖纳上校。等到他赶到医院时,91号楼已经有107名类似症状患者。上校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一起从未发生过的高传染性疾病。于是,在营地部队仍在按部就班的展开训练任务之际,营区医院却悄悄进入了战备状态。



即便施赖纳上校和他的同僚们用尽一切资源救治士兵,但情况仍在不断恶化。从零号病人吉特切尔入院的第三天,芬斯顿营地的确诊病例已经增加到500人。到第三周,这个数字增长到1100人。其中,230名士兵发展成肺炎,38人病逝,死亡率高达3.5%。如果只是普通流感,这个比例未免高得太离谱了。


按照惯例:施赖纳上校将营区疫情通报给上级部门,并从专业角度出发,建议军方停止新兵休假和前线运输。


但在3月下旬,德国已经在欧洲西部发起了攻势凶猛的皇帝会战,妄图毕其一役稳定欧洲战局。在德军近乎不要命的攻势下,协约国军队接连受挫,及时补充兵源消耗德军成为战争胜负走向的关键。在这种微妙的局势下,美军和白宫怎么会在意区区38名士兵死亡的原因呢。


毕竟比起芬斯顿营区的38个死亡病例,欧洲战场上每天都有数千名美军战士牺牲。若是因为这38人而停掉前线运输,由此带来更多的美军伤亡的责任谁来负?战败的黑锅谁来背?



1918年4月,8.4万名美军新兵被补充到法国。伴随着美军在战场上的攻势,参与协同作战的英法军队出现疫情。4月底,临近战区的法国本土出现流感患者,其中包括大量平民。而由于联军部分士兵因疫情丧失战斗力,德军在皇帝会战中的攻势一度取得战略性大捷!


但令威廉二世没有想到的是,大捷下的成果:俘虏,却成为葬送帝国的噩梦。


皇帝会战第二阶段“乔其纱”行动展开后,疫情就通过联军的俘虏进入德国军营。据统计,疫情高峰时期曾导致德军西部防线每个步兵师2000人感染,相当于四分之一的战斗力还没来得及上战场就被减员。而在靠近前线的部队,更是有半数以上的人不能作战。



在这种情况下,德军凶猛的攻势随之戛然而止。6月底,英军情报部门向联军通报德军已被大规模感染。此时的英法美三国一边竭尽全力封锁疫情新闻,一边组织策划对德国的反攻。7月,联军向德国发起决战,被病毒弄得几近瘫痪的德军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帝国西部防线全面崩塌。


时任德军第一军需总监的鲁登道夫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道:流感是阻止帝国取得胜利的无形之手!


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和庆祝生日的报道


5月上旬,德英美法四国军队在战场互相攻伐时,疫情悄悄潜入了西班牙。


17日,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52岁生日。当天上午,大批群众在广场欢度国王生日庆典,这简直就是为病毒提供了绝佳的传播器皿。5月25日,首都马德里有大量民众出现感染症状。三天后,国王阿方索十世确诊,同时一大批内阁官员也相继发病。


相对于事不关己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班牙媒体当然更关心发生在本国的疫情(当时西班牙是未参战的中立国)。他们每天就干一件事:报道疫情和及时更新感染人数。



而美国那边,由于决战已经到最后关头,为确保士兵的战斗意志,政府一方面开始执行严格的新闻管制,绝不允许有任何与本国疫情相关的新闻被报道出来,另一方面授权媒体用西班牙转移民众的注意力。


可想而知,当疫情相关新闻只与西班牙挂钩时,这场缘起于美国的疫情被巧妙的栽赃为西班牙流感。但历史的真相已经告诉世人:它严格意义上的名字应该是“美国病毒”!


时间来到1918年8月,彼时有两件大事发生:

✦一是在联军百日攻势下,德国的战败已成定局;

✦二是医学家们在欧洲死亡病例的尸检中发现,患者肺部出血或钙化的案例正在大幅度增加,而之前从未有流感出现过相似症状。


他们立即意识到,被称之为西班牙流感的病毒株极有可能出现了变异。医生们非常确信,目前正在法国肆虐的西班牙流感具有和黑死病相似的破坏性。


上为美国海军情报部提供的报告!



8月8日,在欧洲的美军感染病例呈爆发式速度上涨,且多数病例伴有肺炎。眼看着疫情愈发严重,美国医学界上书白宫称:德国战败已成事实,当前重点工作应放在预防西班牙流感的进一步传染方面,政府需要为此做出更多的防疫措施,比如暂停欧洲战场上的美军回国休假!


但政府并没有采纳专家们的意见。1918年9月,为庆祝胜利回国的美军士兵,费城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型游行活动,约有百名美军士兵和20万平民参与其中。伴随着美国水兵们咳嗽的飞沫,病毒开始了一场疯狂的传播之旅。



10月中旬,费城爆发大规模疫情,超过十万人被感染,死亡人数更是高达12000人,这里面很多死亡案例都是以家庭为计算单位。有个女孩离开朋友家后,直接病倒在床上,站都站不起来。后来有人告诉她,在她离开后的几天她朋友全家就死于西班牙流感。


而因为患者数量远远超过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费城的医院一度濒临瘫痪。一名参与救治的医生这样说道:



病房里,生硬的咳嗽声不断回响着,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粪便和尿液的气味,众多的患者呈现出不祥的病症:脸色发蓝,不断咳血。



美国政府不作为的举动,直接导致已经变异的病毒伴随着战争节奏,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开来。在欧洲参战的十万劳工把病毒带回了中国,由于当时国内军阀征战不断,局势异常混乱,死亡和感染人数难以统计,但其他国家的相关文献记载中,我们能发现美国病毒给世界带来的毁灭性打击。


印度整个流感肆虐期间,有1700万人死亡,占该国总人口数量的5%。在印度德里开往孟买的火车上,很多人启程时还活着,到站时只剩下一车厢一车厢的尸体,孟买当地人对此形容道:死亡人数多得前所未有。


巴西一位患者在大街上询问车站的方向,行人告诉他后,患者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直愣愣的倒地身亡。


非洲旅居在冈比亚的英国人写道,我在郊区发现一个有400户人家的村子基本死绝了,房子在雨水中坍塌,尸体在屋内屋外横七竖八的躺着。而在两个月前,这还是我觉得非洲最漂亮的村子...


日本一名从欧洲归国的军官把病毒带回村子,不出数日,这个村子百分之八十的青壮年就因感染而去世,包括那名军官。整个日本在疫情期间被感染2300万人,其中死亡39万人。




疫情给世界打来的损失是毁灭性的:

全球5亿人被感染、超过4000万人死亡,德国赔掉了整个国家;中国的旧冢上添了很多不知死因的兴奋;孟买差点被灭城;非洲的死亡病例以村为单位计算...


我们不能忘记这场因人祸而起的灾难,更不能忘记它真正的名字:美国病毒!



2



3月5日,针对福克斯主持人杰西.沃尔斯要求中国就疫情“正式道歉”的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表示:


中国道歉论毫无根据、毫无道理。
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无论病毒源自哪里,中国同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一样,都是病毒的受害者,都面临疫情蔓延的挑战。
2009年美国暴发H1N1流感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谁要求美国道歉了吗?


十一年前缘起于北美的甲型H1N1流感,也是美国政府不作为欠下的血债。



时间回到2009年:当年3月,北美洲出现一种新型传染病,该病是一种由猪传染给人类的流感。虽然病源尚不确定是墨西哥还是美国,但大规模爆发已被确定是美国。在美国CDC《2009 H1N1 Pandemic (H1N1pdm09 virus)》的总结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

It was detected first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pread quickly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


译为:它(病毒)首先在美国被发现,并迅速传播到美国和世界各地。



作为当时独一无二的世界级强国,全球都翘首以盼美国能够运用其强大的国力,把病毒扼杀在美国境内,至少不能让它飞出北美洲,但最终还是未能如愿。从第一个病例被确诊到全球防疫彻底失控,美国政府只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2009年4月15日,加利福尼亚州一名10岁儿童首次被确诊为甲流H1N1患者。当时,美国CDC在其送检样本中检查出一种新型甲流感病毒,研究发现新H1N1病毒的基因组,是由北美系的H1N1和欧亚猪系H1N1流感病毒的基因重组而成的,因此被命名为“猪源性甲流感病毒”。


两天后,CDC又在加州一名8岁患儿送检样本中再次发现同一病毒株。根据调查,两个患儿相距130英里,美国防疫官员立即意识到,这种由两种猪流感重组的新病毒很有可能已在人群间大规模爆发。



4月18日,美国国际卫生条例规划署向WHO通报疫情。与此同时,CDC与加州当地动物和人类健康官员合作,着手对当地情况进行调查。但情况仍在继续恶化。23日,与加州相距数千公里的德州发现两例甲流阳性,这意味着疫情已经在全国蔓延!


4月25日,WHO总干事陈冯富珍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的规定,将发生在美国的H1N1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公共事件。


26日,国务院宣布全国出现公共卫生紧急情况,CDC的国家战略储备开始释放25% 的战略储备物资,用于保护和治疗流感。向各州提供1100万剂抗病毒药物和个人防护设备,超过3900万套呼吸保护设备(口罩和呼吸器)、长袍、手套和面罩(分配数量取决于各州的人口)。


正当各国翘首以盼美国展现出大国实力与担当时,美国政府和民间的回应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政府没有封城、工厂没有停产、企业没有停工、学校没有听课,更关键的是,在人口聚集的场所,大部分美国人居然没有戴口罩,原因是买不着N95不如不戴!

这样做的结果,直接导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开始传播。很多国家看到美国政府不作为的态度,试图出台相关政策严控美国人员和货物进出口。

但美国商务部却威胁称:任何国家限制美国人或商品流动的措施都会遭到美国最严厉的制裁。


见过不要脸的,但绝对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己不防护,还不准别人自我保护,这简直就是我死也不让你好好活着的翻版。不过话又说回来,美国政府连本国人命的死活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他国人民的死活呢?



6月11日,WHO将全球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级别的6级,这是世界卫生组织40年来首次把传染病警戒级别提升到最高水平。当天,全球共有75个国家和地区确诊27737例,死亡141例。


6月25日,CDC发布报告称,美国预计至少有100万例甲流患者。


2009年10月,也就是疫情大规模爆发半年后,美国才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原因是需要国会授权发放5950万个N95口罩用于部队、政府及其他必须行业人员的防护,但为时已晚!


△按颜色的深浅分别为:超过5000宗确诊病例、超过500宗确诊病例、超过50宗确诊病例、超过5宗确诊病例、超过1宗确诊病例。


2009年11月底,疫情已在全球214国家内广泛传播,约造成1.85万人死亡。其中,中国共确诊12.3万余人,死亡714例。不久后,WHO宣布不再公布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这标志着全球防疫彻底失败。2010年8月10,WHO正式宣布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结束。


但甲型H1N1流感并没有消失,而是作为一种季节性流感长期存在于世。十年间,仅是在美国就导致1亿人患病,75000人死亡。而在全世界的传染率更为惊人,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一项研究称:



当年全世界基本每5个人就有1个感染甲型H1N1流感,只不过因为人与人之间免疫力不同,很多感染者并没有出现症状。


而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的处理措施不仅让人愤怒,更令人作呕。



据统计:在白宫用于防疫所支出的130亿元中,只有43亿用于疫苗研发,剩余87亿用于媒体和WHO内的舆论公关。后来白宫在对疫情做总结时明确提到:


美国政府没有采取强制隔离措施,用对经济最小的扰动控制住了疫情。


联系到刚刚结束的金融危机,这句话的潜台词再明显不过:平民的生命没有资本家的财富保值重要。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2010年1月,为遏制疫情对经济的干扰,美国政府联合欧盟向WHO发难。欧盟负责卫生事务的官员Wolfgang Wodarg批评称:世界卫生组织迫于部分医药公司的压力,夸大甲型H1N1的危害性,这是本世纪最大的医学丑闻。看看,这顶帽子扣得多大,动不动就是极限词上纲上线。


6月,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英国医学杂志》和欧洲议会同时发布报告,批评WHO对甲型H1N1大流行的处理适当,其中很大一部分矛头指向了中国籍总干事长陈冯富珍。报告发布后,WHO立即责成29名拥有专业知识和不同背景的国际专家组成独立审查委员会,对WUO在疫情中的相关工作进行全面的彻查。


最后结果显示:总干事长陈冯富珍及WHO其他成员在疫情期间的处理手段并没有任何失职之处。陈冯富珍在《致英国医学杂志编辑的信函》中明确指出,所谓“WHO受药企的压力而夸大甲型H1N1危害性”的言论完全是无稽之谈:



毫无疑问,《英国医学杂志》的特写和社论给许多读者留下了这样一个印象,就是世卫组织决定宣布流感大流行时,至少在一些方面受到了制药业希望提高利润的影响。然而,结果却是根据病毒学和流行病学方面的明确界定标准才做出了提高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的决定。无论动机如何,都很难篡改这些标准。



但即便如此,陈冯富珍领导的WHO不得不在各方压力下被迫反省:WHO仍然需要从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训,应该如何更准确、恰当的描述疫情,也在通告各国政府注意提高警惕的同时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3


事实上,美国政府对于疫情的危机处理一直是不负责任的,即使是面对P4级高致死率病毒依旧不负责任。


2014年,位于西非的利比亚爆发大规模埃博拉疫情。一个名叫邓肯的利比亚人坐飞机前往美国,下飞机不久后他发现自己发烧了,于是立即前往医院就诊,并如实向值班医生通报自己来自埃博拉疫区,需要核检是否感染埃博拉病毒。


但医院并没有引起重视,参与检查的护士也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因此导致两名照顾邓肯的护士感染。


不久后,邓肯确诊为埃博拉感染者,并在当晚去世。



在这段时间,其中一名被感染的护士还乘坐飞机前往另一个城市旅行。后来该护士出现发烧等症状,在她向美国防疫部门通报自己疑似感染,并询问是否可以乘坐飞机回家后,防疫部门竟然回复她说可以坐飞机,而这名埃博拉病毒携带者竟然还真就坐飞机回去了!


这是埃博拉病毒首次传播到非洲以外的地区!


如果不是这名护士及时发现自己被感染、如果不是埃博拉病毒传播的条件比流感更为苛刻,那么,疫情很有可能跟随这趟航班向全美甚至全世界蔓延。幸运的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埃博拉病毒

但在关系到全人类生死存亡的问题上你能依托未确定的幸运吗?

显然不能!如果美国政府继续这么不负责任的话,那么,发生在上世纪初的美国病毒和2009年的甲流迟早会重新上演。也许,这次新冠疫情也未尝不是从美国传出的呢?至少在现有的证据下,美国的嫌疑最大。


丹青晃晃,史笔如铁。历史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伟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


世界欠中国一个真相!


而美国,不止欠世界一个道歉,更欠几千万无辜枉死者一条人命!



——END——

文字 :戎评说策 军武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文章来源和立场与本公号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