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说什么

2020-02-16 10:44:47 来源:史飞翔

《道德经》说什么

史飞翔



研究《道德经》首先要搞清楚《道德经》中的“道”究竟是什么意思?《道德经》全书八十一章,直接论及“道”的就有三十七章,“道”字先后出现了七十四次。“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第一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老子》第二十一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第四十二章)”那么,什么是“道”呢?


“道”既是老子哲学的最高概念,也是老子思想中最根本的概念。在老子看来,道是无象不包,无形不显,无景不呈,无色不备。老子将“道”作为万事万物出生发展的总根源,他认为道是宇宙万物产生和存在的基础,没有“道”也就没有了宇宙万物乃至人类的一切。在老子这里“道”是一个内涵十分丰富的概念,它包括了宇宙观、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自然观、历史观等,实际上已成为当时时代哲学的一个高度总结。老子的“道”,大体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指精神性的宇宙本体;二是指客观规律性。正是基于此,世人才说:不学道,不足以处世。不识道,不足以经商。不得道,不足以为官。


《道德经》五千言,博大精深。其中涵盖宇宙观、自然观、社会观、处世观、养生关等等。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但《道德经》到底说什么?


班固云:“道家者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人君南面之术也。”近代启蒙思想家严复也说,老子言作用,辄称侯王。故知德经是言治之书。细读《道德经》不难发现,老子说话的主要对象是面对君主而非普通百姓。从《道德经》第二章、第三章“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圣人之治也”等话明显可以看出《道德经》一书的主要关怀在于君主应该以何种方式来统治百姓。《道德经》中多次出现“侯王”、“王”、“万乘之君”等字眼,这更说明了老子其实一直是在为当权者着想。老子在中国历史上实际上扮演的是“帝王师”的角色。唐玄宗李隆基、宋徽宗赵佶、明太祖朱元璋、清世祖福临(顺治)等都亲自对《道德经》加以注疏和解读。不仅如此,历代统治者还对老子不断加封,使之神圣化。如:公元620年唐高祖李渊封老子为“始祖”,公元666年唐高宗李治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公元725年唐玄宗李隆基追封老子为“金阙天皇大帝”,公元1014年宋真宗赵恒封老子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


章太炎先生曾说:“老子书中有权谋语,“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太炎先生说的没错。《道德经》中不少地方流露出杀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世外之人所言。如:“我有三宝,持而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知其白,守其黑”“韬光养晦”、“以退为进”等等。读这些话时我们常常会脊背发凉,阴森森的,感觉就像掉进了冰窖里。


此外,《道德经》一书有强烈的“反智主义”倾向。老子主张“绝圣弃智”,主张“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认为“民多智慧,袤事兹起。”这种“反智主义”倾向对后世影响很大。一言以蔽之,《道德经》一书尽管也谈宇宙天理、修身养性,但从根本上说,乃“君人南面之术”。


本文作者史飞翔与中国道教协会原会长任法融道长共同发起成立楼观道文化研究院并受聘出任执行院长


作者简介:

史飞翔,陕西乾县人。文化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社科院特聘研究员、咸阳师范学院兼职教授。宝鸡文理学院陕西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陕西省首批重点扶持的一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陕西省“百优人才”。陕西省“双百人才”。陕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陕西省吴宓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散文学会文艺评论委员会主任、西安市高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畅销书《民国大先生》《追影:真名士自风流》《历史的面孔》等16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