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杠杆下的币圈

2018-08-21 14:44:58 来源:第一链条

198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大地,我们当时发展最快的产业是纺织工业和食品加工业。8090后应该有一个印象,叫万元户,其实,万元户主要都是农村乡镇企业的食品加工业主。他们借助政策东风,不算前瞻性但算大胆的选择了向银行贷款的模式,然后由这笔贷款再向农村租用土地,乡镇干部欢天喜地庆祝你盖工厂搞生产,因此而发家致富成为常事。


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这样看来,杠杆其实是个好东西。用的好,它能够帮助你实现“美好生活”的梦想。


房地产杠杆里国民新世界


 


进入2000年之后,发展最快的产业是什么呢?过去十几年,其实我们看一看富豪榜就知道,房地产无疑排第一。从房地产行业开始,金融杠杆被提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开启了一个全新世界。


过去,我可能需要攒10年、甚至更久才能在城市买一套房子,在国家鼓励消费的大环境下,银行从央行借款容易,房地产商从银行借款也容易,民众从地方银行借款也容易,于是我可能只需要1、2年的收入,就能买一套房,把剩下10年,甚至20年抵给银行,银行收取利息,而我提前十多年享受了我的房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土地出让金一直是地方政府的“财务杠杆”,与此同时,银行很多信贷又是跟房地产相关,当我们有了房子之后,房子可以抵押给银行,从银行借钱,再次投入社会生产,创造更多的价值和利润,这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房地产金融体系。至此,房子,从一个仅仅的“居住之地”转变为撬动个人、企业发展的重要基石,全民加杠杆的时代来临。


2004-2008年我国家庭杠杆率在17%-19%,2017年,中国家庭杠杆率已近50%,以总的住户贷款除以可支配收入,算下来是107%。杠杆带来的是财富的升值,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2016年到2017年之间,全国地产总价上涨了50%以上,这也意味着中国人的不动产财富总值增长了一半。如今北上广深杭多的是资产数百万的中产,而数百万的资产基本就是那套房子。


财富升值的背后,是锁定了未来20年以上的现金流,但杠杆还在继续,在这种情况下,新的金融体系必然要出现,加密数字货币在这一时期被迫登上历史舞台,说被迫,是因为它的体系还不够完善。社会是一架高速列车,无论是停车还是转弯,都需要给予市场一定的时间。


于是,大部分人还是只看到房地产的热闹,看不到房地产背后的落寞,即使看到落寞,也相信落寞背后还有高潮。而另一边,看到落寞之后开始寻求变化的人,如同30年前,先跨出第一步找国家贷款办工厂、买房的人,几乎在当时都富起来了,先跨出脚步迈向加密数字货币的人,也富起来了。


不过社会的转变往往在潜移默化之间,如果陡然转变那就不是市场了,那叫改革,对加密数字货币的认知在这个阶段还不可能是全民的,但笔者希望,让大家看到这种可能性,“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话糙理不糙


数字货币质押蛋糕有多大?


 


今年以来,数字货币交易所、传统证券市场玩家等纷纷进军数字货币质押领域。其模式类似质押贷款,据媒体调研,目前抵押数字货币,普遍遵循按当时数字货币的市价的50%到70%来放款。


对于这一和P2P起点类似的互金行业,抢得先机显然更重要。特别是目前正处于币圈熊市,由于币价下滑、融资降低,整个行业都处于低迷态之中,对大部分币圈投资人、机构而言,数字资产在漫长一段时间内难以解套或获得高差额收益,为了让手中的数字货币在熊市继续发挥余热,对数字货币的抵押借贷业务的呼声也从观望变成了敢于实践。


此前,笔者深入采访过数字货币借贷项目Libra Credit创始人Lu Hua,他曾告诉我,在海外,他们与国外的信贷机构合作,提供数字货币到法币的抵押,在国内,目前只提供币币抵押借贷,以币安币为例,持有BNB的平台用户可以向Libra Credit申请贷款,目前最高限额1万美金,用户拿到等值恒定货币,比如USDT,接下来还会逐步开放限额。


像Libra Credit这样提供数字货币质押的公司,国内不超过10家,他们通常与交易所合作,掌握的数百万的用户和数以百亿计价值的数字货币。而除这类专业的数字货币质押公司之外,钱包企业也在涉足其中,钱包企业主要帮助用户存储数字货币,以Kcash为例,一个平台就拥有上百万用户,管理资产超过60亿。


根据加密数字货币市值网挂牌的品种统计,截止2018年3月,品种多达1600个,当前市值超过3580亿美元市值,而其在2018年1月8日市值最高时达8138亿美元,这一市场规模相当于苹果公司的市值(截至2018年1月31日,苹果公司的总市值为8500亿美元),但这与73万亿美元全球股市市值、215万亿美元全球各国债务总量等传统金融市场规模相比,仍然不足为道。


但他的发展速度之快,堪比房地产金融。


数字货币杠杆如何加?


 


众所周知,在P2P平台上,借贷方主要是个人,出资方80%也是个人,20%是金融机构和基金,Lu Hua表示P2P模式在规模上是很有局限性的,这也是它为什么做不大,做大了容暴雷的重要原因。虽然目前数字货币借贷业务主要出资方为个人、早期投资人,但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是,让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机构投资人认购数字资产,成为资金方。


可以说,未来传统金融机构才是数字货币金融真正的“底牌”


这意味着,如果在房地产形势、股市始终低迷的情况下,各国银行是极有可能接受数字货币质押的,第一,房地产抵押收益周期长,而银行收回的质押房子困难重重、拍卖等后续手续均有难度,周期缓慢;第二,股市的持续低迷,不少平仓股票对银行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而这类股票往往流通性减少,对债权方还会造成二次伤害。


但这一切在数字货币质押上都不是问题。


以一枚价值5万元的比特币而言,如用户抵押一枚,他能够贷到抵押物五六成的价值的恒定货币,大概四千多个USDT。假设比特币大跌,跌破了借贷金额的金额2万5,这个时候用户就需要补仓,如果用户不及时补仓,这时,数字资产相对应的一部分就会被卖掉,相当于直接抵掉他的一部分债务。


而借助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货币抵押业务上,规则从一开始就被设定好,由底层协议判定,双方达成共识才能开启业务,违约处理速度快,效率高。不仅如此,由于数字货币具有全球性,那么数字货币对于平衡银行的外汇储备也具有积极的可实践性。


目前,虽然区块链技术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作为日常支付的产品,但是在信用支付、抵押这一块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有人认为,数字货币质押是进入币圈金融的第一步,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场空中阁楼的游戏,做的是一些躲避监管、夹缝求生的灰色业务,市场前景无从谈起。不可否认的是,监管对于该领域仍未有政策出台,目前仍处于监管空白地带。

 

(文章转载自牛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