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赫定:他发现了楼兰古城,变成了掠夺文物的盗贼

2017-08-17 15:17:58 来源: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有一个“探险时代”,那是一个崇尚探险的时期。

探索未知给人们带来的可能是死亡,也可能是财富、名望和地位。


因而越来越多的人向地图上那些空白点进发,沙漠、冰川、高山成就了一个个探险家。

而那神秘的东方国度——中国,成了许多人的目标。



中国经历上千年的文明发展,因而也有了许多惊艳世界的文明遗产。

但在那探险家盛行的年代,原本象征华夏文明之高度的文物不断流向国外,数量之多让不少国家都有了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博物馆。


其中瑞典有一座瑞典东方博物馆,其中馆藏文物约10万件,中国文物近90%。

如此丰富的馆藏几乎全来自两位探险家的战利品,其中一个人便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斯文·赫定


瑞典国王和王后参观在瑞典东方博物馆举办的“中国的兵马俑展”

斯文·赫定出生于瑞典首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除了所处的时代与众不同,早年的经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也许是骨子里就有着一个探险家灵魂,当他目睹了极地探险家诺登尓德从北冰洋航行中凯旋,他便决心成为探险家



探险家斯文·赫定和幼犬杜弗莱特

成年后,他师从德国地理学家和中国学专家李希霍芬

这段经历使赫定决心到中亚探险,解开亚洲地图上无人走过的空白区的秘密。


对于探险的执着追寻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

因而,当他19岁刚刚中学毕业,便将所有积蓄的钱,花在了到波斯及中东进行首次考察旅行中。


李希霍芬肖像



罗布荒原




这一次考察旅行使赫定广袤的亚洲腹地深深吸引,终身目标由此确定


在他的探险生涯中,其中有两项成就足以让他名扬天下:

一个是踏足地图上中国西域的大片空白区,另一个是发现楼兰古城



1895年2月,赫定借道中亚名城喀什,来到麦盖提县的拉吉里克村

他在这里准备了一只驼队,带了许多必要的设备、粮食、活禽和水。


他雇佣了许多当地的村民作为他的向导,毅然决定向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出发。

而这一次探险将让他真正领略沙漠的残酷


1899年~1902年旅行期间


进入沙漠后,赫定才发现他的准备是多么不充分,而他的经验又是多么不足。

驼队的水很快就喝完了,但茫茫沙漠仍是看不到尽头,只有一个个沙丘。


他们只得杀了活禽喝血,或是喝人尿、骆驼尿。

最终无奈之下,赫定只能让大家丢掉无用的器材*,想要逃出大漠。


*丢弃的器材里包括了已经拍摄的5000张照片底板,这件事使赫定在之后的历险中始终保持着笔记、手绘的习惯。



向导们一个个倒下,骆驼也倒下了


赫定为自己换上整洁的衣服,已经做好死后看起来得体一些的准备。

但他终归没有放弃求生,白天他将自己掩在沙子里减少水分蒸发,晚上就趁着凉意前行。


斯文·赫定


一天,两只水鸟从空中飞过,这让赫定看到了希望!

他循着水鸟的影子半走半爬,终于看到了一个水塘。


他喝了很多水,直至感觉自己脱离死亡,他就脱下长筒靴,装满了水,为还活着的两个向导提水过去


后来这个水塘被称作赫定水塘

随后他们再也不敢远离水塘,钻木取火、捕鱼吃草根勉强活命。

直至一天,一个牧羊人路过,他们才终于得救了。


这一次遇险没有消磨赫定的历险意志,反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计划:穿越沙海



1896年,一只驼队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穿越。

这正是赫定的队伍,他又一次试图征服沙海。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首次由南向北纵穿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抵达了罗布荒原



3年后,赫定得到了瑞典国王的资助,计划再前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考察探险。


1900年,他在沙漠中发现了一个足以填补西域文明空缺的楼兰古城

这次发现颇具戏剧性,要从以为罗布人奥尔德克说起。


奥尔德克之墓


那天在临时营地清点物资时,向导奥尔博克告诉赫定,挖掘用的铁锨不见了。

为了不让赫定着急,奥尔博克决定独自沿着来时的路去寻找铁锨。


很快,奥尔博克发现了铁锨,但一场狂风也骤然降临。

狂风夹着沙尘吹得他无法前行,只得找个掩体躲藏起来。


多年后奥尔博克与赫定再相见时,赫定为奥尔博克画的画像


狂风停了,奥尔博克从藏身的掩体中站了起来,他这才发现身边都是瓦片、木块,木块上更是刻画着精美的图案

奥尔博克没有多想,随手带上两块木块,便赶回营地和赫定他们会合。



赫定见到奥尔博克的第一瞬间,就被他手里的木板吸引了。

上面的图案乍一眼看去便十分精美,他可以肯定,在这个大漠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这么精巧的雕刻。


赫定激动的发现,一个为所未闻的文明就要被他发掘出来。

这是上天对他不顾生死数次闯入大漠的报答



赫定来到了遗迹旁,一点点的寻找有用的线索。

终于,发现了两块写着重要文字的木牍:其中一片上写有楼兰字样


随后的日子赫定便将大本营定在遗迹旁,每天记录这这楼兰遗迹。

一幅幅记载楼兰古城的绘画,也在此时画成。


手绘楼兰佛塔,展现了楼兰佛国景象


赫定一边记录一边挖掘,随后将挖掘得来的文物打包带出了沙漠。

他找人用8头骆驼载运楼兰出土的文物,派人取道印度送回瑞典。


这些文物便是这次出行的“战利品”,是瑞典国王出资赞助的回报。



1926年,赫定已经到了花甲高龄,探险工作对于他已经不再轻松。

正当他打算就此结束探险生活时,他再次得到了中国南京政府的同意,带领一支中、瑞、德等国科学组成的“中瑞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再次去新疆探索。


此时的中国已经换了国号,经历了五四运动的洗礼,民族意识日渐强盛。

赫定能够得到政府首肯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这一次共同探索对于我国的文物保护也有很重要意义


中瑞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


如文首所说,瑞典拥有众多中国文物,但同时它也是第一个归还中国文物的国家

当时中瑞考察团的事情一出,中国学术界立即出来反对,在京的考古会、图书馆、研究院等组织也联合抗议。


最后,双方经过6个月的谈判,最终确定了一个思想:考察团发掘、采集所得均是中国财产

后来瑞典科学家虽然将文物带回瑞典研究,但事后终归是返还了文物,这也算是我国首次争取文物的归属。



这一次考察历时8年(1927~1935),产生了多达55卷的《中瑞考察报告》

除此以外,赫定自己也在此期间写下了多本脍炙人口的游历小说,有趣程度不亚于《马可波罗东游记》。


1952年11月26日,赫定病毒性感冒离世,享年87岁。

很多资料里说,赫定热衷探险终身未娶,但也有资料表示,他深爱一位女子,长相思而未婚娶。


可见他性格里的坚持影响到他方方面面。

也因为坚持,他立下遗嘱开放所有他的材料,以供后人研究。



赫定一生探索新疆,留下了5000多幅记录性绘画,1000多张照片,是极为重要的图像资料。


后人认为赫定推开了新疆现代考古大门,是极伟大的探险家。

在瑞典,他足以和诺贝尔齐名。


同时赫定身居瑞典学院院士之位40载,总共只提名过5人。

或许是与中国的缘分,他曾多次提名都与中国有关:大文豪胡适、林语堂、以“中国题材”写作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


赫定寄往瑞典的名信片,上贴民国邮局发行的纪念邮票


尽管赫定十分迷恋中国,而且他发现了楼兰古城、填补了西域文明的空缺、证明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与西域的联系密切。


但依然不能掩饰赫定本身也是个“文物大盗”的事实。

他在挖掘、采集工作之后,带走的文物对于我国而言是一笔不可忽视的损失。


楼兰佛寺废墟出土希腊化艺术风格的木雕残片


类似的事情在那个时期时有发生,如今享誉全球的敦煌莫高窟也是文物盗贼们特别关照的地方。


据可知材料表示:1924年美国人华尔纳在莫高窟粘走壁画26方,损坏不可计,取走唐代彩塑1尊;俄国奥登堡取走文物300余件;日本大谷光瑞考察队低价购得400余件。

莫高窟著名的藏经洞的经书更是被骗取大半,只剩少数留在国内


莫高窟藏经洞


我们不得不承认,各式各样的考察队发现了许多遗迹、文物,对我国的考古事业也并非毫无贡献。

但如今,我国的考古学家却需要到国外去观看我国文物以了解历史。


他们的心情又将是怎样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