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行:斯文·赫定对中国的最后一次考察

2017-03-18 15:26:26 来源:


斯文·安德斯·赫定出生于斯德哥尔摩,是瑞典地理学家、地形学家、探险家、摄影家、旅行作家,同时也在自己的作品中绘制插图。在中亚的四次探险考察中,他发现了喜马拉雅山脉,雅鲁藏布江、印度河和象泉河的发源地,罗布泊及塔里木盆地沙漠中的楼兰城市遗迹,墓穴和长城。他死后出版的中亚地图集是他毕生工作的结晶。


斯文赫定考察新疆和西藏的路线


斯文·赫定曾先后五次考察中国新疆及西藏等地,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为后人留下数量可观的考察报告、探险实录、札记和图像等资料,均成为可供后人借鉴、研究的历史资料斯文·赫定对中国的最后一次——第五次考察,是对西藏的考察。


结束了为期三年半的第四次中亚旅行后,斯文·赫定闭门三年,撰写《1899-1902年科学考察报告》,共六卷本及两卷地图。期间,赫定着手制定去西藏的旅行。其主要目的是消除藏布江北面辽阔的地理空白点。



奥斯卡皇帝和厄曼纽尔·诺贝尔为本计划提供资助,英属印度总督也表示支持。1905年10月6日出发,经过长途跋涉,赫定于次年5月抵达印度北方城市喜马偕尔邦西谟拉(又译为西姆拉)。这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原先支持赫定的印度总督已经离任,英国人这时不容许赫定从印度边境到西藏去。


赫定只好从北方的中国边境去西藏。为掩人耳目,他假装去新疆,返回斯利那加。1906年7月16日,离开斯利那加,再经列城前往克什米尔。1907年2月9日抵达日喀则,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参观藏民新年,并受到班禅额尔德尼的接见,并为班禅照相。


3月27日,赫定离开日喀则继续前行。1907年9月10日找到印度河(狮泉河发源地星季卡巴,1908年4月15日到达冈底斯山脉,4月25日被西藏人发现后前往塞摩古。1908年5月6日离开塞摩古,横越干宗干格里山脉,7月14日抵达托克城(普兰


此行,赫定从八条不同的山路翻越冈底斯山八次,填补了这一区域在欧洲地图上的空白。



赫定于1909年1月17日回到斯德哥尔摩,此后迎接他的便是一系列的荣誉:欧洲各地理学会演讲;英皇爱德华(Edward)授予赫定“印度帝国大爵士”尊号;罗马皇帝、皇后授予勋章;教皇接见;数次与罗斯福总统交谈;俄皇接见......


1922年12月,斯文·赫定完成《1906-1908年西藏南部科学考察报告》九卷本及三卷地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发表文章拥护德国君主和战争行为。由于这次政治问题,他在德国的战时敌对国丢失了科学声誉,不再是地理组织和学术协会的会员。同时也失去了未来探险计划的支持。


虽然不是国家社会主义者,赫定却历来亲德,这使他陷入了与国家社会主义党成员接近的危险。后者不断利用他发表言论,严重损坏了他的名誉,使他在社会上和科学界都被孤立了。不过,通过与纳粹的通信和面谈,他成功地营救了十个被判处死刑的犯人,解救了许多从德国集中营释放的犹太人。



大战后期,美国军队故意没收了赫定计划的中亚地图集。后来,美国陆军制图局寻求赫定的帮助,并且资助印刷出版他的毕生成果——中亚地图集。任何人,只要比较一下1891年的阿道夫·希特勒地图集,就不能不佩服斯文·赫定在1893年到1935年所取得的成果。这套地图被美国陆军用于解释卫星图像和美国空军在阿富汗战争时用于导航


因为他和纳粹德国的接触并且在德国滞留了几十年他的研究在德国和瑞典都成为了禁忌。不过,他的科学文章却被中国社会科学院翻译成中文,被评估并吸收进中国的研究。根据他在1935年向中国政府所做的建议,他选择的路线被用于建设街道和铁路,以及在塔里木盆地和延吉盆地修建水坝和运河灌溉新型牧场



考察的发现还包括许多尚未发现的动物植物,以及恐龙和灭绝的有角动物的化石。所有这些都以科学后缀hedini命名。只有一种发现中国研究者等到千禧年后才命名:在1933年和1934年斯文·赫定发现的楼兰沙漠中的信号塔(烽火台的遗迹。这点证明长城曾经延伸到新疆